首页  »  情色小说  »  乱伦小说  »  身临绝境作者从不乱为庆祝母亲节

身临绝境作者从不乱为庆祝母亲节

本帖最后由chinacoolman010于编辑

西元20××年,世界大战爆发。

战争的起因早已不可考,唯一能得到证实的,就是这场战争是有史以来战况最为惨烈、死亡人数最多、时间最短,所造成后果却最为严重的一次战争。

战争一共只持续了十天,无数的核弹在每一片土地上爆炸,到处都是尸体。

战争结束后,政府和国家都不再有任何意义,侥幸活下来的每个人都为了生存而战斗。

这是那场毁灭了整个世界的核战结束后的第十三个年头,大地依然笼罩在黑暗中。

我们全家都集中在厨房里,我和妈妈的四个孩子──三个女儿和一个男孩围绕着案板站立,我的妈妈赤裸着身体躺在案板上,我站在妈妈的左边,和孩子们一道凝视着妈妈美丽的身体。

现在,在这间厨房里的六个人,就是我们这个世界上最后硕果仅存的六个人了,而在不久之后,现在的六个人更将只剩下五个,因为我的妈妈,也是我的孩子们的妈妈,为了使我们能够继续生存下去,将要献出自己的生命和──肉体。

妈妈安详的仰卧在宽大的案板上,雪白高耸的乳房富有韵律的一起一伏。妈妈今年已经五十五岁了,除了身体略微的发福,还是和二十年前一样美丽,虽然战前有发达的医疗条件,但是不能不承认岁月对妈妈这样的美人是仁慈的,艰苦的环境无损于妈妈的美貌。

十三年来这具美丽的娇躯一直带给我无穷的快乐,给我力量支持我活下去。

但是今天,我却要亲手把这美丽温柔的肉体……不能遏制的泪水从我的眼眶中流了下来,我茫然四顾,看着窗外黑黝黝的风景,思绪万千。

战争的爆发,毁灭了人类的科技成果和文明社会,而核弹爆炸形成的尘埃,更遮蔽了生命赖以生存的阳光,地球陷入了漫长的黑暗之中。

没有阳光,最直接也是最严重的后果,就是没有再生的食物。战后苟活下来的人类把以前积存的不多的粮食和可吃的东西吃完后,就开始吃人。

我当然不会例外,事实上,如果我不吃人,就会被别人吃掉。何况,我的身边,还有一个迫切需要我保护的人──我亲爱的妈妈。

凭借一身在特种部队严格训练得来的好武艺以及过人的头脑,我在严酷的竞争中取胜,得到的奖赏就是我和妈妈都活了下来,而且还有了四个可爱的孩子。

然而残酷的现实终于要夺去妈妈的生命了。因为最后的食物──人类,在相互的残杀之中,逐渐的消失殆尽,从一年前开始,我们这个家庭终于也面临没有任何食物的绝境。

房间里没有一点声响,时间仿佛凝固了──如果时间真的能够停止不动,倒也好了,我恨恨的想。

我的目光停在堆在墙角的一堆白骨上,那曾经是属于一个美丽的女人,至少两个月以前是。

人吃人的结果,是最后连人都吃不到。

在渡过了一个月的饥荒后,在两个月前,我幸运的捕捉到一只猎物(我总是这样称呼被我吃掉的同类)──一个三十岁的白种女人。

那个女人非常高大,即使是因为饥饿而瘦得不行,也还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她有着漂亮的金发和修长的大腿,大概曾是某个实力人物的宠物──很有可能,这是这个女人得到食物并活到现在的唯一方法。她躲在一个山洞里,我想她可能是宁愿饿死在那里,也不愿作别人口中的食物。

女人对我的捕猎进行了殊死反抗,使用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在我给她做临死前的清洁工作时,她哭成了泪人儿。

我把她洗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后放在妈妈现在躺着的这块案板上面,我的孩子们也像现在这样围在案板周围,眼睛里发出饥饿的光。这时女人知道自己的命运无法避免,流着眼泪请求我在她死前给予她最后一次高潮。

我同意了她的最终要求,把粗大的肉棒刺进了她的体内,在死亡的威胁下女人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当她颤抖着身体流出淫水时,我手中的快刀割断了她的咽喉血管,女人在兴奋中死去,她吐出最后一口长气时,我看到她眼中流露出的是愉悦的神情。
让她在死的时候不那么痛苦,是我所能给她的最大的慈悲。

和往常一样,妈妈把这个女人煮成了一大锅肉汤,我们又过了两个月有东西吃的好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但是我和妈妈的心里没有一点高兴的念头,我们都意识到,这个女人很有可能就是我所能够捕到的最后一个猎物,如果再没有新的食物的话,就将是我们自己末日(淫色淫色4567Q.COM)来临的时候。

我们已身临绝境……

再多的食物也总有吃完的一天,何况是两个成年男女和四个正在发育、嗷嗷待哺的孩子。

我们两个大人把最后的食物都给了孩子们,但是五天前孩子们就把最后的食物吃个精光,现在那一张张原本可爱的小脸没有一点生气,眼睛里射出饥饿的光芒,我和妈妈也都饿得不行。

我每天都出去打猎,但是一无所获。

十天前我开始出门去做最后一次打猎的尝试,我架着战前研制出的最新型交通工具──飞车,第n遍搜索了全世界所有可能有生命的地方。

高山、平原、沼泽、森林、河流、深海……凡是有过生命踪迹的地方我都去过,但是即使动用了最先进的仪器,也没有找到一点生命的迹像。缺少了阳光,任何生命都不会存活,只看到到处都是战前文明留下的废墟,是人类亲手缔造了这高度的文明,又亲手毁了它。

直到昨天晚上我才放弃了最后一丝希望,两手空空,垂头丧气的回到自己的家里,看着急切盼望我带着食物回去的妻儿,我实在无言以对。

善解人意的妈妈并没有问我打猎的情况,只是温柔的笑着为我放水洗澡,然后用自己美妙的身体慰藉身心俱疲的我。

我还能清楚的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每个细节,在以后我苟活的岁月里,我再也不会忘记。

我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妈妈躺在我的床上。

妈妈微笑着看着我,张开双腿,把神秘之门向我敞开。

虽然我和妈妈十三年来始终坚持一天至少做一次爱,即使是妈妈怀孕时也不例外,但是见到妈妈的美丽玉体,我还是忍不住热血沸腾。

我跳上床,伏在妈妈两腿之间,用力的舔舐妈妈的蜜唇和那颗已经肿胀的樱桃,饥渴的饮着甘甜的花蜜,这时妈妈也扭动身体,把我的大阳具含在嘴里,温柔的舔吸。

妈妈似乎特别卖力,以前都只能含进去一半的小嘴,这时竟然将我整根吞了进去,我龟头的神经,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妈妈柔软喉头的蠕动。

不知为什么,妈妈显得特别兴奋,我只花了比以往少得多的时间,就使妈妈在我的舔舐下达到了第一次高潮。我看到妈妈的淫花在我面前盛开,浓稠的淫精从蜜洞里汹涌而出,与之相伴随的是金黄色的尿液──妈妈的年纪已经不小了,阴部肌肉松弛,所以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出现每次达到高潮的同时小便失禁的现象。

上一篇:火车上干OL妈妈 下一篇:永远的约定作者美屡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