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强暴小说  »  暴雨之夜

暴雨之夜



 
那个周六的晚上,北京的特大暴雨已经哗哗哗的下了快一整天了,刚结束的
中超联赛,国安输了,老公本来兴冲冲的游着泳出去为看球买的啤酒,这下全都
变成闷酒了,他一边喝一边骂,连澡都没洗就躺到床上去了,外面的雨声还是那
么频密,一串串滚雷划过天空,天气难得的凉爽怡人。

  客厅里,我在网上看着淘宝的鞋和裙子,喝着老公剩下的啤酒。时针已经过
了十点,老公迷迷糊糊的要睡着没睡着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哦,这个时候会是谁呢,我在门镜里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怯生生的问了
句:「谁啊?」

  「小婉姐,是我啊,我是小枫啊。」

  哦,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的表弟小枫,我赶快打开门,只
见门前站着一个被浇的浑身透湿,犹如落汤鸡一般的年轻男人。

  「哎呀,这么大雨你怎么还到处跑啊?」

  「姐姐我想你嘛,就跑出来了,结果伞被风吹坏了。」

  小枫一身湿透还要往我怀里钻,我刚要轻轻的做势要打他,这时候卧室里传
来老公迷糊的声音,「谁啊?」

  「哦,是小枫,他和同学出去玩,回不去了。」我替他撒了个谎。

  「哦,姐夫,是我,小枫啊。」小枫也聪明的答道。

  嗯,听到是小枫的声音,已经喝的半醉的老公放下心来,很快就传来了鼾声。
我心疼的让小枫换下衣服,让他洗澡,接着从卧室里找出老公平时在家里的衣服,
准备待会让小枫换上,看到大床左边老公呼呼大睡的样子,我不由得想起十年前
的那个暑假。

  十年前我上大三,老公还是我的男朋友,刚刚上班,那个暑假的一天下午我
家里没人,正要和老公爱爱,不料一个电话把老公叫走了,欲火焚身的我没处发
泄,正好姨夫从南方出差回来,带来些北京难得一见的水果,姨妈就让刚上初中
的小枫给我家送来。

  我也不知道那根筋抽了,居然引诱起他来,可怜的小枫这个小正太毛还没长
齐,就被他那不着调的表姐,也就是我,就地正法了,从此我和他就保持着这种
姐弟不伦的关系,老公从来也不知道还有个表弟和他分享着我的肉体,甚至就是
我和老公洞房花烛之前,我也是先穿着婚纱和小枫爱爱了整整一宿。

  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停了,才三分钟,这个小子太猴急了吧,果然小枫出了浴
室,连身上的水都来不及擦干,就忙不迭的扑向我,我急忙阻拦住他,示意老公
在卧室里,我们去厨房。

  我把卧室的门关紧,还在门前摆上碰到容易发出声响的物什,老公要是出来
就可以发出声音,接着我关上客厅的灯,拉着小枫潜入了厨房。

  嗯嗯,小枫一把将我搂进了怀里,贪婪的抚摸着我的躯体,亲吻着我的面颊,
我迷梦一般的任凭他摆布,轻轻的责怪道:「你这小孩的胆子越来越大,这么晚
了你姐夫还在家你就敢来欺负姐姐。」

  嗯嗯,我和小枫的舌尖叠加着,交缠着,小枫抽空急促的回答:「嗯嗯,下
了一天雨,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姐姐,那年暑假,姐姐第一次光着屁股的样子就
在我眼前晃啊晃的啊,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好跑出来了。」

  「嗯嗯,你怎么也不知道找个女朋友,这么大了,姨妈都着急了呢。」

  不等我说完,啊啊,小枫的手掀起我的宽松的T恤,从头上一把扯掉。

  嗯嗯,小枫一边忙碌着把头埋在我的乳房之间,上气不接下气的回答:「嗯
嗯,找了啊,可是都没姐姐好,没姐姐漂亮,没姐姐身材好,最重要的是……」

  「嗯,最重要的是什么?」我略一定神,追问道。

  嗯,小枫故意的舔舐起我的乳头,并不回答,只在我的连续追问下,才坏坏
的抬起头对我说:「没有姐姐这么喜欢做爱啊,我什么时候想操就可以尽情的操
啊。我不想操都不行啊。」

  嗯啊,这个坏孩子,怎么这么说我啊,唉,没办法,谁让是我让他成为这样
的哦,嗯哦,他的话让我体内不知道为什么腾起一片火焰,烧的我面颊绯红,接
着小枫扯下我那窄小的仅能包裹住屁屁的西瓜红色的运动短裤,一直扯到膝弯处。

  嗯,接着将我推靠在桌台前,一边吻着我的面颊脖颈,一只手开始抠挖起我
的肉穴,另外一只手则紧紧的环抱揉搓着我浑圆雪白的屁股,我轻轻的扭动着,
像是在挣扎,又像是在挑逗,嗯嗯,小枫逐渐矮身下去,叼住我的乳头含住,接
着用唇齿刮蹭着,用舌头捻压着,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荷荷,小枫发出饿狼一样的喘息,他继续低下身子,舌尖从我的胸乳转战到
小腹,接着划过髋胯,还特意在大腿外侧的迂回了一圈。

  嗯,终于小枫的舌尖找到最终的秘境,嗯啊,他扒着我的两条大腿,跪伏在
我的身前,我仰靠着桌台,只拼命将下身向他凸出。

  啊啊,我好像飞在了虚无缥缈的空气中,只是合上眼帘极力压抑自己的快感,
用微弱的嗯哼来向他表示鼓励。

  「嗯嗯,姐,舒服么?」

  「嗯舒服,啊!」

  虽然我和老公青梅竹马,已经十几年恩爱,但是最近几年,和他做爱却总是
缺乏一种真正的兴奋,和年轻的表弟小枫,在家里的厨房偷情,这种刺激,能让
我很快就攀上快感的巅峰,更不要说老公就在直线距离仅仅几米外呼呼大睡呢。

  「嗯嗯,姐姐,姐夫喜欢用什么姿势干你啊啊?」

  「唉,每次都问这个问题,你不烦我……嗯,我也不烦……」

  我其实也很喜欢在和小枫做爱的时候提起这个问题,我每次都感到内心羞耻
却心意荡漾的回答:「啊,他最喜欢,啊,从背后啊啊……」

  嗯,老公和小枫都知道,我最喜欢把屁股翘的高高的,忘情的扭动腰肢,我
的膝盖处总是黑黑的,在网上经常看到有人这么开玩笑,每次看到我内心都涌过
一阵激动,身下的肉穴都蹿过一股热流。

  「嗯,看姐姐已经穿上了那双银色绑带细跟高跟鞋,我就知道姐姐的小屁屁
一定痒的直淌水啦。哈哈。」

  小枫将我转过来,让我伏在桌台上,我也乖巧的将屁股往他下身处挨凑,小
枫扶住我的屁股,我感受到他年轻火热的大肉棒慢慢的顶上我的肉缝,慢慢的要
塞进去,我则放低腰身,继续抬高屁股,双脚叉的开开地好让他能完全插到最深
处。嗯啊,这是最美妙的一刻,粗大的肉棒分开我的肉缝,直挺挺的突入我的身
体。

  小枫贴在我的脊背上,旋转着身体,不想让肉棒抽出,只是在我的肉穴内来
回磨蹭,他的胸膛也在我的脊背上滑动,嗯嗯,他在我的耳畔低语道:「姐,啊,
小婉姐,啊,喜欢被弟弟插么?」

  「啊啊,姐喜欢啊……」

  「啊,姐你那里好湿,好滑啊,好热,好紧啊。小婉姐你好会保养啊,姐夫
只顾自己睡大觉不来操你,真是活该带绿帽子呢。」

  「啊啊,继续啊,插啊……」

  我感到我的身体所有的缝隙都被他的大肉棒充满了,这是一种极其难以形容
的鼓胀感和满足感,再加上小枫絮絮叨叨不停的用言语来刺激我,出轨,乱伦交
织在一起,让我几乎难以承受这多重的心理刺激。

  看到我被撩拨的浑身颤抖的样子,心满意足的小枫终于开始要发动了,他直
起腰身,双手从腰肢移到我翘起的屁股,抓住臀肉:「啊啊,姐姐你再翘起一点
来啊,啊啊,姐姐你的屁股翘的好高啊!」

  「嗯嗯,这样是弟弟插的爽,还是姐夫插的爽啊?」小枫什么时候都不忘调
皮,如果说十年前我还能仗着岁数大欺负他,如今我们的地位早就天翻地覆,我
已经逐渐滑落到服侍从属的角色。

  「嗯嗯,自然是你,啊啊,你比他年轻,你比他健壮,啊,你比他更,啊啊
……」

  我没说出更什么来,因为我已经浑身绷紧如同就要断掉的弓弦,连指尖都因
为这难以言状的兴奋而在微微发抖中,嗯啊,小枫的动作越来越快,夹带着我的
阴唇被抽插的翻了出来,汩汩爱液喷溅涌出,顺着大腿根直往下滴。

  啊啊啊,我只能用一只手去扶住桌台,另外一只手必须要去捂住我的口,我
残存的一点理智告诉我决不能大声呼喊或者呻吟,这是极度超越限制的出轨,这
个秘密不能让我和表弟之外的任何一个人知道,更绝对不能让我老公知道,她娇
媚迷人的妻子此时此刻正在他家的厨房里,撅着大屁股,被她表弟肆意奸淫。

  「嗯啊,姐,你怎么越来越厉害了,感觉弟弟的肉棒被你紧紧的吸住了啊,
姐你十年前可不是这样啊。」

  「嗯嗯,姐会告诉你姐三十了么,啊啊,姐过十年还坐地能吸土呢啊,到时
候别说你姐夫了,就是你,啊都会被姐吸干的,啊啊……」

  小枫听了我的话,虽然感觉别有风味,但是还是不信邪,继续向前冲顶,我
也不甘示弱,大屁股摇晃着向后撞击,虽然我们都极力压抑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
但是啪啪啪的皮肉冲撞声还是响彻厨房,幸亏此时雨势更加滂沱,自然界的天籁
掩盖住了我们这一对偷情男女的无耻勾当。

  「啊啊,嗯,姐,我,要射了,啊!」小枫终于抵抗不住了,他用轻微的不
能再轻微的声音从牙缝里在我身后挤出了那几个字。

  「啊啊,射啊,射吧,都射给姐姐啊啊!」

  我似乎像得到了什么命令一样,又卖力的向后撞击了几下,然后迅速的转过
身,雪白的大屁股在厨房里几乎转了一圈,速度之快仿佛一道白光闪过。

  「啊啊,快啊啊,射给姐姐啊。」小枫的大肉棒在我的面前跳跃着,似乎被
甩出阴道还在愤愤不平。

  「啊,姐,还差一点,啊啊!」小枫有些憋的难受。

  「嗯,啊别急,姐姐来了!」说着我一口把肉棒含在嘴里,同时用一只手按
压揉搓着他的蛋蛋,还发出催促的恩啊恩哈的呻吟声,很快,我感觉到肉棒在我
的口中膨胀起来,我已经计算好临界时刻的到来,只等待他最后一刻的冲刺。

  哈啊啊恩啊,他喷射的一刹那,肉棒被我吐出,精液的腥味让我有些不快,
所以我有过一次让肉棒在我口中爆发的经历之后便刻意的躲避。但是我并没有丢
下他的肉棒置之不理,而是用面颊和乳房反复的去触碰和刺激正在喷射的肉棒,
白浊滚烫的精液喷溅在我的面颊,脖颈和乳房上,还有一点跳上了我的嘴角。

  「姐姐又不让我射在里面。」

  小枫不高兴的撅起了嘴,嗯嗯,我忙不迭的用指尖将身上的精液涂抹均匀,
还不忘解释道:「安全期以外,连你姐夫不带套,也别想射里面,姐姐还没玩够
呢,再说姐姐生个小孩,是管你叫舅舅还是叫爸爸呢?」

  小枫每次听到我这么说,他倒会腼腆起来,他自己还是个大男孩,说到这些
总是让他局促不安。

  「嗯嗯,你的精液量还真多,比你姐夫的多多了,做个面膜富富有余哦。」
我还像每次做完之后那样一一边轻轻用手抚摸着他那垂头丧气的肉棒,一边找出
一些安慰鼓励他的话。

  嗯,这十年小枫涂抹在我身上的精液可是不少呢,老公夸我面色红润,肌肤
柔滑的时候,嘻嘻,他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呢?

上一篇:荆棘花园 下一篇:沈阳往事之我的第一次给了舞女[全本完结]_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