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盗摄激写镜头

盗摄激写镜头



 
>含着老师的那个,热热的泉水喷了上来!  放学後,在体育器材室把处女给了老师,小岛艳十七岁千叶县高中二年级。

  K老师廿六岁,是体育老师。不是特别的帅,但因年轻的老师很少,所以大

家会把老师当做「男人」来看。

  每个人对K老师都非-常的有兴趣。比如说,在上课之前「你猜,老师今天

是左边还是右边?」的猜老师的「那根」的方向,或者在上垫上运动的课时,故

意不穿胸罩的倒立,故意小露一下奶奶,看到老师惊讶的表情又故意「哇-,被

看到了」的骚动一番..。

  K老师是个老实的老师,被我们这些调皮学生的性调戏,常搞的面红耳赤。

但大家都一致认为那样才是取可爱的。我也因常常的「调戏」老师,慢慢的竟对

老师也崇拜起来,但做梦也没想到真的会变成那样。

  「小艳,今天下课後,去打扫体育器材室!」

  K老师气的满脸通红是因为我在体育课时和小美又在玩摔角游戏捣乱了上课



  下课後,我郁卒的开始打扫体育器材室。离期中考只剩一个礼拜了,真不想

浪费时间在打扫上,而且小美并没受罚,所以是不是老师偏心小美呢?

  好不容易打扫完毕後,到办公室时,却不见K老师,只好请其他老师留言给

K老师後,又折回器材室。

  快期中考,所以在体育馆内没有人在练习,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只有那两

声滴滴答答的响着。我躺在垫子上听着随身听。听那「球球」的录音带,慢慢的

有点「那种」感觉,我揉搓着胸部,很自然的手就伸进了裙子里。

  我虽然是处女,但自慰却是从国中二年级开始。在△裤上轻轻的抚弄那圆滚

滚的小肉块,而後那里就开始变热,且会有点疼痛,将大腿紧紧闭拢,在裂缝处

用手指上下摩擦着,那泉水一下就浸湿了△裤,花瓣了,小豆豆也跳出来了。

  若是在家里,就会脱掉裤子,进行更激烈的动作,但在学校内,只好在△裤

上告欣小豆豆,「今天只能到这里」,并用手指紧紧的掐着。

  「啊-啊-」

  正在舒服的时候,突然心脏快停止了。

  「老.老师..」

  是的,正是老师出现在器材室的门口。

  老师嘴巴似乎在讲什麽,但因我戴着随身听,无法听到老师在讲什麽,我慌

乱的关上随身听,把手从裙子中拿出来,并坐了起来。

  「小艳,你在做什麽?」

  「对,对不起,我,我打扫完了」

  我涨红了脸,且又害怕的低下了头,看着垫子,突然老师抓着我的手腕,呼

吸急促的说「继续做刚刚你做的事」

  「不,老师,拜托,请原谅我」

  老师掀起我的裙子。

  「不行,好像刚才在自慰吧?你看,裤子全湿的」

  老师的脸靠近的像要贴在裤子上似的。

  「啊,不,不要看」

  我慌忙的用手遮住了湿透了的△裤。那里传来了比刚才还要强烈的热度及跳

跃感。

  「你刚才是不是这样做?」

  突然老师的手抓住我的手往那里按下去。

  「不要..啊..不,不行!」

  被老师抓住我的手指,没意识的动了起来,开始在花瓣的接合处开始抚弄着

,并手指伸进了△裤,往湿透了的那里去..。

  「小艳,你看,全湿了」

  老师炽热的喘息,吹向湿湿的花瓣。就这刺激訧让我有非常大的快感。

  「好漂亮,小艳,你是处女吗?」

  「是,是的」

  「那麽,你不曾把手指伸进去吧?」

  我答不出话来,只能点滴来回答。

  老师抓着我的手指开始在裂缝处来回刺激,并以指尖将小豆豆翻出,集中的

开始摩擦那全露出来的小豆豆。

  「不要,不要,老师,我..」

  那里好像要溶化似的,我紧紧的咬着嘴唇,不让他泄出淫荡的声音。

  「小艳,好爽吧!」

  终於,老师放开了我的手,直接的「折磨」小豆豆。

  「啊-爽-,好爽,好舒服」

  我忍不住开始发出了呻吟声。

  「爽吧!老师会让你爽个够」

  老师用手把一边刺激着小豆豆,并扑向我那里。

  「啊--,老师,那里不乾净,不要-」

  因为,今天一整天的污垢聚集着,而老师吸吮着,一定会觉得很恶心..。

  但,却不是。

  「小艳,小艳的阴部好好吃,真受不了」

  老师发出了滋滋喳喳的声音在汲吮着我的爱液,并将舌头在裂缝之中像疯了

似了般的滚动。

  「不,不行,我,我会受不了」

  这种快感是手淫无法比拟的。我的两只手抓着老师的头按在我那里,并将腰

部更靠近老师以便老帅的嘴能更接近那里。

  老师的手指不断的爱抚着我的小豆豆,同时,舌头在我裂缝中到处舐舐,并

将舌头卷的像棒子般的在处女洞内进进出出,我舒服的都快要哭泣,并在那时,

我到达到了高潮。

  恍惚了一阵,意识恢复时,老师已脱掉我的水手制服,温柔的抚擦着我的奶

奶。

  「对不起,看到小艳好像在手淫,不由自主的..。这件事千万不能跟任何

人说,好吗?」

  「是,当然。」

  当然我是不会向其他人说的,我抱紧了老师,真想一直这样的抱着他。

  突然,觉得有个硬物就在我的下腹部,就顺手向它摸去。

  「啊..」

  那是老师硬绑绑的那根阳具。

  以前常看过各种黄色杂志,对男人的「那根」虽有某种程度的认识,却没想

到是如此般的大。

  (只有我在爽..。)

  突然我觉得很对不起老师。

  「老师,虽然我是处女,但我也希望老师你也能很舒服」

  我伸手向老师裤子上的拉链,一口气向下拉开。

  「不,不要,小艳」

  和刚才的立场正好相反,现在换成是老师在逃避了。

  「男人一旦这样,若不出来不是会受不了吗?」

  「不会啦!我这样就可以了。」

  老师越是这麽想,我反而认为是老师在体恤我,就更希望老师也能舒服,高

兴,我从拉链口掏出了老师的阳具。

  红黑色的肉棒,非常烫,非常粗,龟头闪闪发光,胴体部份则有一根根突起

的血管。

  「老师,请教我怎麽做。」

  握住了阳具的底部,开始做杂志上看来的招数。

  最初,像是在舐冰淇淋般的,用舌头在龟头全体舐着。在龟头前端的裂缝中

渗出了透明的液体,我也用舌头轻轻的舐着。

  「小艳,你是真的愿意吗?」

  老师的阳具抽搐着,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并说「舐龟头下的折缝」

  我照着老师的话,用舌头像拍打似的舐着,在阳具的内侧,有个Y字着的接

缝,我认着的舐着,老师发出了「嗯-好舒服」的快乐的声音。我高兴极了,又

觉得光舐似乎不够,就张开嘴,将阳具含在口中。′

  「嗯-嗯」

  下巴好像要脱落似的,而且阳具含到根部时,阳具的前端抵到了喉咙深处,

好像要窒息般。

  「很好,用嘴唇来摩擦它」

  照着老师的话,我闭紧嘴唇,上下的进行抽送运动。

  「用,用舌头舐」

  看着老师很舒服般的喘息着是我最大的鼓励。我忘我的将舌头像螺旋桨般的

转动着,并激烈的用唇爱抚阳具。

  我明显的感觉到阳具在嘴中变得更大了。

  「小艳..要出来了..。」

  怎麽好像很难过似的扭动着腰,紧紧的按着我的头。

  「啊-..嗯..」

  瞬间,老师的阳具大大的抖动一下,并咻-咻的喷出了热热的口滴。我浑然

忘我的喝下那粒粘的液体,喝下後又涌出,溢满了嘴,终於

  「啊-」

  我吐出了老师的阳具,精液洒向了我的脸。

  粘粘的精液,像酱糊似的。用手擦拭後,因那是老师给我的重要宝贵的东西

,并用舌头舐了手。

  「对不起,让学生做这种事」

  老师吻了吻我。

  「啊!老师。老师的..射精了还..」

  是的。老师的那里和刚才一样的大。

  「为什麽?我那麽笨拙吗?」

  我觉得好悲哀。

  「不是。只是老师年轻,有库存..」

  「那,那麽..」

  我下定了决心。

  「老师,我的处女,给老师好吗?」

  老师吓一跳「那麽重要的事情,你要好好考虑」但是,我不後悔,将处女给

老师,会是很美好的回忆。

  「我想全部奉献给老师,若你不做,我会将此事报告给校长」

  我威胁着老师。

  「好,好吧,老师也很喜欢小艳,能以我的阳具让小艳变为女人,真是太好

了」

  老师骑了上来,并用手爱抚着,我的那里已很湿润,马上的老师的阳具进入

了花丛,一直往里冲,老师的肉棒压迫着我的湿润的洞头,花瓣被挤的偏向了一

旁。

  「啊,啊..要,要进去了」

  一点一点的,肉棒压迫着进来,刺向我的肚脐。有点痛,我紧抓着老师,这

时老师已在进行抽送运动,此时涌出了要溶化掉似的快感。没有很疯狂的高潮,

但能与老师结合,已让我有充分旳满足感。

  以这为契机,我和老师有时会在下课後的器材室做爱。每次都是我故意在上

课时捣蛋,老师的「小艳,罚你打扫器材室」则是我们的暗号。被四周的情侣刺激,享受到无比的快感!  「哇-这就是传闻的青干吗?」

  真吓了我一跳。因为,因为,真的在做也-本来以为只是亲亲嘴,再多也是

爱抚,没想到真枪实弹的干了起来,真令人难以相信了。

  「看,厉害吧!」

  小杜准备的很周到,连笔式手电筒也带来了,为了要我看的更清楚,将手电

筒照向那对情侣。

  「啊-不要-」

  我故意用手遮住了脸,装着不好意思看,但却从手指缝间努力的看。

  那对情侣,男的仰躺着,而女人跨坐在男人的腰上,是的,就骑马位。

  只因距离五公尺左右,在笔型手电筒的照射下,女人的圆又白的屁股显的特

别的明显,并在屁股之下,隐隐约约的可看见直立的阳具。

  那粗粗的阳具,沾满了女人的爱液,闪闪发亮着,更令人感到逼真。

  「啊-好爽」

  女人不顾四周的发出了呻吟声。真是,令看的我反而不好意思。然後,更将

白白的屁股尽力的蠕动并发出了比刚才更大声的「好爽-到了」。之後,只见她

一阵痉挛之後,缓缓的倒在男人身上。

  倒下之後,结合部位看得更清楚了。女人的肛门似乎在回味着刚才的快乐时

光似的,在一抽一抽的收缩着,男人的蛋蛋被吊在半空中,我吞了吞口水,只见

阳具从女人的阴道中淋着一丝丝的爱液,缓缓的落下。

  「那男的,是不是早泄啊?悉麽不加油点呢?」

  小杜关了手电筒「没用」的呸了一声。

  今天是礼拜五,下班後和部门的同仁一道去喝酒,因不想去第二摊,故溜了

出来。

  「小由,要不要去看点精采的?」

  同部门的小杜追了出来。

  「精采的?是人妖酒店吗?」

  「不是啦,公园啦!我想去看所谓的『青干』,不过若只有我一个人会被人

认为是变态,我们乔装情侣混进去,就可看个够了。」

  「低级!而且若有,顶多也不过亲亲嘴吧!」

  「才不呢!是『青干』也!一边看天上的星星,一边做爱也。」

  「乱讲!你黄色小说看太多了啦。」

  「若不相信,你就去看看吗!」

  说着说着,被小杜勾起了一丝好奇心,想去见识见识一番。

  「真的在公园内,有情侣会做那种事吗?」

  我看着还在卿卿我我的情侣,小声的向小杜。

  「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小杜一边说,一边拉着我的手。

  我以为要回去了,没想到小杜拉着我的手,往公园的阴暗处去。

  「你,你要去那里。」

  「小声点,好看,还有也!为免穿帮,我们也装做情侣………」

  因比刚才更暗了,有一阵子我的眼睛不能习惯,只好任由小杜,装情侣般的

互拥着,并不时的四处张望,只见距离一公尺左右处有一对情侣互相拥抱在一棵

大树旁。

  因距离太近了,连舌头相交的声音也听的清清楚楚。

  「啊!不行,有人。」

  「有人?没关系,对方也是情侣嘛。」

  「可是…我,不好意思,好像被看着似的」

  连对话也一清二楚

  「小由,那一个人今天一定是第一次,女的有戒心,我们来帮他们制造点气

氛吧!」

  「制造气氛?」

  突然,小杜的唇覆盖了上来。

  「嗯-」

  要是平常,我早就叫出来了,但想到隔壁情侣在看,只好任由小杜的摆布而

不做任何反应。

  其实,我自己也有点兴奋,而且还期待那对情侣能快点在眼前做爱。

  「不行!那女的还在罗嗦。」

  小杜在我耳边低声的说着。

  由情侣的服装看来,好似大学生的情侣。

  「小由,装样子就好,来个口交好吗?他们看到我们做了之後,应该也就会

开始了吧!」

  「可能吧……可是,真的只是做个样子喔!」

  我再三叮咛。

  「你若要真的做,我也不反对。反正要让对方知道,要有声音出来才可以。



  好像一步步的踏入了小杜的圈套般。

  我跪在小杜的前面,我双手抚着小杜的裤裆前,而小杜呢,似乎要把裤子扯

破般的,涨的好大好大。

  可是,我没拉下拉链,只是装着握着阳具似的开始了伪装的口交。

  「啊-小杜,好大-。」

  为了要让隔壁的情侣听到,我含着自己的大姆指,故意滋滋的发出了抖大的

声音。

  「啊,啊,小由,好舒服,含紧一点」

  这小杜,是要当演技派男星吗?还故意气喘的像真的一样。我差点要喷出来

。可是偷瞄了一下隔壁的情侣,不正也亮着双眼在看我们吗?

  「啊-啊-出来吧!小杜!把你的可尔必思撒到我脸上!」

  滋滋…吸吸吸…

  真是!我吸着自己的大姆指,发出了令人害臊的声音

  「真,真厉害,那女人真淫荡啊。」

  「大家来到这里都是这样的,拜托也帮我做吧!」

  「不行,我做不到…」

  隔壁的情侣还在僵持,小杜一定也听到了,就只这样对方还不会上,这下只

好改变战略了。

  「小由,只吃,我还是受不了,拜托让我进去。」

  「说过不行了吗!今天是危险日啦!拜托!我再帮你吃,你就忍耐一下。」

  「那麽,来玩六九,不能只有我爽吧!」

  想要说不也来不及了,小杜把我按倒在草地上。

  「我在这边,小由好好地观察他们,再告诉我战况。」

  是侧位的六九,我的脸从小杜的双股间正好可看到情侣的位置,而小杜则把

头伸进了我的裙子中。

  小杜还真的把我的△裤脱了下来,为了防止他有什麽不安份的想法,我用大

腿紧紧的夹着他的头,让他动弹不得。

  继续的观察那对情侣,这招终於奏效了。

  「喂喂,开始了,对方也躺下来了,哇-那女人的△裤,你看,已经被脱下

来了也」

  白色的内裤,被褪至女人的脚踝,女人可能怕弄脏衣服,采取了大胆的背後

位的趴着。

  「装模做样的,还采背後位呢」

  小杜在我裙子中,呼呼越来越急促了。

  「不对,不对,还不知道喔!男的在屁股後,用鼻尖摩擦着」

  「男的在下面吗?」

  「不是,男的趴着,像狗一样,从後面在舐着,啊!男的脱裤子了,喂!要

开始了,那根出来了,哇-连套子都准备来了,套上去了」

  然後,不再看我们一眼,一鼓作气的开始了。

  「喂!开始了,不看吗?」

  就在我叫小杜时,小杜掀起了裙子。

  「啊,不行!」

  可是,这同时,小杜已将二根手指头插进了我的阴道。

  「别管他们了,小由,你不也很想要吗?你看,这麽湿!」

  很没出息的正如小杜所言般。但在这样的公园中看情侣的交欢,就算是女人

也无法冷静,但,又说不出「我想做爱」。

  「你违反约定,放开,你不放时,我要大声叫了」

  我极力的挣札着。

  「你要叫时,拜托是呻吟声好吗?若你真的不要,我也有心理准备。」

  小杜说着,便将阳具伸出放在我眼前。

  「若你真的不要,把它咬断也可以」

  「真的?你不抽出手指,我真的咬了」

  我含住了小杜的阳具,并用牙齿咬住,但小杜非但不缩回,反用二根手指在

我湿透了的阴道内搅拨着。

  「我很不会追女人,本想更漂亮的追你,不过,若被你咬断,我也不後悔」

  笨蛋,我怎麽可能做出这种事。

  本来牙齿咬着,我慢慢的放松,并用嘴唇紧紧的含住了阳具。

  小杜一定对自己的阳具很有自信,所以用这种方法来钓我。真的任何女人看

了也会心动的,长的真发达,长度也有十五公分。

  「为什麽不咬呢?」

  小杜将二根手指变为三根手指,尽情的在阴道内拨动着。

  「进,进来把!但不是手指,而是用这阳具放进来」

  我用脸颊摩擦着小杜的阳具,小声的同意了。

  「你希望我放进来吗?要放那里呢?」

  「那里……?」

  「这里吗?」

  小杜恶作剧的用手指玩弄着我的肛门。

  「啊-不要,放到那里,屁股会裂开」

  「那麽,是那里呢?」

  阴道和肛门同时被手指插入搅拨着,我忍不住叫了出来。

  「放阴道!」

  小杜发出胜利般的笑声。

  我们也跟隔壁的情侣一样趴着开始做爱。小杜用那特大号的阳具,有如要撕

裂阴道似的,一口气冲向子宫。小杜一边抽送着阳具,又拿出了笔型手电筒。

  「看了这麽多,若不表演我们的春宫秀,可是会遭天罚的」

  我以为是照隔壁的情侣,没想到小杜却照向我们的结合部位。

  「啊-我不好意思,快关掉!」

  我将脸伏在草上。

  「不好意思所以感笕更棒吧!好看,你那里高兴的缩的这麽紧呢!」

  是的,想到别人在看我的做爱,更有种淫乱的快感,让我更推向了快感的山

顶上,在床上不曾有过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浪潮,向我冲来,让我久久不能自

主的几乎要疯狂掉。

  现在,若一个礼拜没和小杜到公园窥视及做爱,身体便疼痛的要疯掉,唉!

已是无药可救的淫乱女人了。


湘南海边,放纵在肉慾的快乐中!  湘南海岸有太多处女危险之陷阱,应濑洋子十九岁,东京都,服饰专门学校



  这是今年五月最後的礼拜天所发生的事。我和高中时代的死党,小美二个人

到湘南海岸。到东京已二个月了,还交不到男朋友,故这次到湘南海岸一游,也

满怀希望的到来。

  「既没男人,又没车子,真没出息」

  二人一边抱怨一边搭车,到达目的地时已中午十一点了。可能因还是五月,

故海岸边,戏水的人少的可怜,我们坐在海边看海,没多久竟也厌烦起来了。这

时突然从後响起了女人的声音。

  「喂,你们打那儿来的?」

  一转身,是个年约廿出头,穿着泳衣的年轻女人。没想到竟是个女人来搭讪

,但看起来还颇讨人喜欢的,就没有什麽戒心。

  「我们从东京来的,二个月前从山朵上来的……」

  小美突然抢话说,

  「以为到了东京会有什麽好事情,结果什麽也没有。到湘南海岸来也没有什

麽好事,真没趣」

  那女人一听,笑了起来。

  「到海边来,还包的紧紧的当然没好事,若你们跟我来,包有好事」

  她抓着我们的手,似乎要到那儿去,因实在太无聊,就跟着她一并走去。

  走了约五分钟,到了一条没人烟的小路。那里有辆白色轿车停着,穿泳衣的

女人朝车子挥了挥手。

  「欧里桑,有不错的女孩也!」

  从车子窗内伸出了一只手,似乎向我们招着叫我们快点过去。

  「那个人,很有钱,人又好」

  一边说,女人快步的走去,到车旁时,从车中走出了穿着整齐约五十岁左右

的男性。

  「你们好」

  中年男子微笑的向我们打招呼後,望向泳衣的女人。那女人点一点头,以轻

描淡写的口吻说。

  「这个欧里桑希望能看你们的『那里』。若你们肯的话,则一人给三千元」

  「咦-我才不要呢」

  小美露出不悦的脸色。

  「他不会摸,也不会舐。只要你们把脚张就可以了。这个欧里桑是个老板,

有太太也有小孩,他只要看就心满意足的,你们大可放心,对不对?欧里桑?」

  那中年男子还是微笑着,灰白色的头发,乱酷的,长的也蛮帅的,为什麽愿

意花三千元看女人的那里?着实叫我觉得不可思议。

  「喂,怎麽办?」

  小美小声的问我。

  「什麽怎麽办?要给他看那里也」

  「只看一下就三千元也!而且我看他人蛮好似的,应该不会有什麽吧」

  穿泳衣的女人插话进来。

  「这个年代你们还真是罕见的清纯,到这田地还没一个女孩不让他看的呢」

  小美对这句话有了反应。

  「是要怎样给看呢?」

  「来,上车」

  不要我有阻止的时间,小美已钻进车子中了。

  「下一个是你罗,先看着吧!」

  我和泳衣的女人站在车旁,透过窗子静观车内的二人。小美坐到助手席後脱

掉鞋子,把脚放在椅子上朝向欧里桑。穿着圆长裙的小美,将裙子拉高到膝盖上

,并将两腿张开,欧里桑还在微笑着,突然欧里桑张口说了什麽,只见小美红着

脸开始脱△裤,褪至膝盖时,欧里桑以手式示意她停止,因双腿在椅子上,故不

必全脱,就看的一清二楚了,欧里桑把头低下钻进了小美双腿之间,很仔细的在

看。

  突然,穿泳衣的女人拍了拍我的肩膀,令我吓了跳。

  「你湿了吧?」

  「没,没有啊」

  「不必害臊,我也湿了,不过,那女孩好像很有经验,就只是被看,就已经

开始扭动腰了,一付想要的不得了的样子」

  确实,小美把腰抬高,尽其可能的将腿张开,闭着眼睛好像很享受似的。

  「你们,应『吃』过不少男人吧!」

  「没有,你乱说」

  「还说,若是处女怎麽可能扭腰呢」

  「可是,我…」

  「我什麽?难道你说你是处女?」

  「……」

  「真的吗?没做过?」

  我轻轻点了点头,因是真的。小美和同班同学交往了二年,好像也上过床,

我曾和大我一岁的学长交往三个月左右,但也只有亲嘴而已……。

  「咦-,真的,嗯-」

  那女人好像真的很敬佩似的。

  小美钻进车子约十五分钟了,突然车门开了,小美红着脸下了车,把手放在

裙子内,走向我并在我耳旁

  「全湿透了,真棒」

  说着,裙子口袋内拿出三千元的钞票。

  「这次该你了,只是看而已,没关系的」

  小美拍了拍我肩膀,穿泳衣的女人在欧里桑的耳边说悄悄话。不久,女人回

来了。

  「因你是处女所以欧里桑出九千元」

  「你真的是处女?」

  小美看着我的脸。

  「是又怎麽样」

  我有点生气,并顺势快步走向轿车。车门打开了,只听见

  「我听说了,还是这麽可爱的处女,真令人意外」

  处女,处女的,好像稀有动物似的,我真有点气恼。

  「真的只是看喔!」

  「是啊,刚才你的朋友也是啊」

  「我要怎麽做?」

  「面向我把脚张开坐着,并脱下裤子好吗?」

  我穿着牛仔短裙。

  欧里桑若无其事的说着,若不利落点,反会被嘲笑,我马上把手朝向内裤,

但终究有丝羞怯,手也停了下来。

  「只要脱至膝盖就好」

  欧里桑用坚定的口吻说着,只好一口气把内裤脱了,因是坐着,所以一览无

遗,我害羞的不能自主……。

  欧里桑非常专注的看着我那里,一动也不动,好像过了五分钟左右。

  「真的,好美喔,活到这把年纪,还没看过处女的阴部,真的,真令我感动



  欧里桑的脸越靠越近,近到他的呼气都能感觉的到,虽约定不能碰,但这麽

近的被观察着,我,不禁也开始兴奋起来。

  「嗯-,处女还真的是粉红色」

 「也真的没什麽味道。」

  欧里桑自顾自的说一堆话。我明显的知道自己湿了,那里的内侧一阵阵的热

了起来,意识也模糊了……。

  「咦?湿了也!爱液也出来了」

  欧里桑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嗯…我再出六千元,你把花瓣打开给我看好吗?」

  我虽是处女,现在却有一股冲动要欧里桑尽情的搅,便依他的话,用手指将

那里打开,手指滑了一下,让我知道比想像以上还要湿。

  「哇-真漂亮,我那老婆比都不能比」

  欧里桑似乎更兴奋了,真令我觉得他就要一口吃过来般的,闪亮的他的双眼

,我已经是湿的要滴到大腿了。

  「我,不行了」

  「什麽不行了?」

  「我全身都没力气了」

  「这是,想要吗?」

  「想要?」

  「是不是想要东西放进这湿透了的阴部呢?」

  「谁,谁说……」

  「我说过不碰你,我不会毁约,但我们可以订新的契约」

  「……」

  我低下了头。

  「九千加六千是一万五千,乘以十倍,十五万,怎麽样?把处女给我好吗?



  要是平时,早就把怹骂肩了,但那里热的不能自主,我顺从的点了点头。

  「真的,可以喔!那麽……」

  欧里桑用手抱住了我的肩膀,想想这还是他第一次碰我,但可能那里全被他

看光了,所以也不觉得陌生了,心中涌出了喜悦感。欧里桑的嘴唇盖了上来,我

全身已无力气,闭上双眼,全交给了他。毕竟是中年男人,很执着的吻,马上把

舌伸入了我的口中,并用力的吸吮着我的舌头。然後欧里桑的手从我的T恤上抚

摸着胸部,汗浸透了白色的T恤,连胸罩也透明了,欧里桑又显出高兴的脸庞,

用左手尽情的揉搓着。

  「胸部没被揉搓过吧?」

  「嗯」

  欧里桑更高兴了,然後放下了手。

  「那麽,这个也没看过把!」

  他用手指着裤裆间。

  「好-让你看,对了,你用自己的手把它拿出来」

  说罢便以眼神催促着,这时的我已失去了理智,我将手伸向欧里桑的裤裆间

,一抓,是那麽硬,那麽大..。

  我慢慢的拉下了拉链,由内裤内将欧里桑的阳具掏了出来,我只看过婴儿的

阳具,所以看到那黑黝黝的东西,不禁吓了一跳。

  「好,这次该我了」

  欧里桑突然把我的脚用力张开。

  「哇-比刚才更湿了」

  说着,欧里桑开始舐我的阴部,因这姿势好像要尿尿的样子,我的脸红到了

耳根,但是,好舒服喔..。

  「滋,滋..」

  欧里桑好像很好吃的般在吸吮着我的「果汁」。他把舌头卷直,在阴道口内

进进出出,并舐着肛门口,真爽的不可言喻。十多分钟後,欧里桑从我的那□抬

起头来问。

  「心理准备好了吗?」

  并把我的T恤脱掉,解掉了胸罩。

  「乳头也是粉红色的」

  欧里桑也一口气把衬衫、裤子、内裤脱掉,一丝不挂的,比想像中还结实,

更叫我心动,他把椅子摆平,骑到了我身上。

  由唇、颈、胸..欧里桑发出声音舐着我全身,後把裙子掀起。

  「可以吗?」

  我慌乱的。

  「可是,穿着裙子也!」

  「不,我喜欢这种裙子,我喜欢掀着裙子做,我受不了了,我要进去了」

  欧里桑粗硬的东西碰触着我花瓣的入口,终於来了,但,那瞬间,一阵激烈

的疼痛。

  「痛,好痛」

  「那当然,第一次嘛,忍耐点」

  欧里桑缓缓的冲进来,粗大火热的东西完全的被包了进去。不知是痛还是热

,我死命的抱紧欧里桑,突然,欧里桑

  「啊」

  呻吟了一声,他把阳具拔了出来。白色液体飞洒在颈部、胸部,有二、三滴

飞到了唇边,我无意识了舐了舐,有点腥臭味。欧里桑从我身上回到坐椅上,用

面纸擦拭着自己的东西,我看着自己的下半身,惊愣不已,在大腿及裙子竟是血

滴斑斑。

  「看到这种情形,总是觉得自己好像做了坏事似的。可是,你要知道每个人

都是这样的」

  欧里桑不好意思的笑着说,并拿了纸和笔给我。

  「写上你户头帐号,明天内我会汇钱进去的」

  穿上内裤,不由得觉得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顿时心情很沉闷,这时听见有

人敲门声。是小美。下车後我紧抱着小美,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一直的在哭



  突然身後有引擎声,回头看时,那女人从车内探出头来。

  「我也是待会和欧里桑做爱呢」

  车子呼啸而去。

  我用海水将沾了血迹的裙子及脚洗了之後,和小美搭电车回家。

  那晚,小美住在我处,两人通宵达旦的喝着闷酒,一心想要忘却今天那件不

该做的事,喝着喝着,我们倒头大睡。

  第二天,到银行打出残余金额时,有笔十五万元已经汇进了。

  「太好了」内心这麽叫着的我,是否是个恶女呢?

上一篇:奸淫风骚漂亮女教师冰冰作者:不详 下一篇:禁锢Gigi(图文)作者: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