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卑鄙人生之迷雾森林】(1-3)

【卑鄙人生之迷雾森林】(1-3)



             第一部  迷雾森林                 (一)   库特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靠着旁边的参天大树坐了下来,口中还喘着粗重的
气息,放下手中的那把缺口林立的弯刀,开始包扎身上的伤口。一边休息,一边
回想着这两天突如其来的可怕噩梦。   兽人对于库特这个猎户来说,虽然说不上很陌生,但是也说不上很熟悉。库
特的家乡在末日山谷的后面,高耸的末日群山把人类世界和兽人世界分隔开来,
末日山谷是唯一可以通向兽人世界的关卡,不过那里有帝国大量的军队镇守,数
百年依然巍峨的耸立在兽人的面前。   虽然库特面临着沉重的税收和贵族的剥削,但是身手矫健强壮的他,猎取的
猎物,还是能保证他可以很勉强很艰苦,而又快乐的生活着。但是突如起来的兽
人袭击了隔壁的镇子,大家都闻风而逃,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帝都,伟大的
皇帝陛下有强大的军队,那里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   库特也想过,兽人怎么会来到这里,末日山谷沦陷了吗?还是兽人找到了其
他的捷径?这些都不是库特能想的了。因为在逃难的路上,兽人居然追了上来,
看着满脸横肉,浑身毛茸茸张着血盆大口,浑身上下甚至连手上的大斧头都沾满
着血迹的兽人,大家都知道要想从大路走到帝都可能性很小。   于是大家都发疯的朝旁边的迷雾森林里逃去,虽然森林里也有着太多能致命
的动物,但是和可以吃人的兽人比起来,所有人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库特也选择了进入森林,但是他不是第一批进入的人,因为身为猎人的他知
道,这里不比面对兽人好的了多少,这里很多动物也吃人,而且还是生吃。兽人
也知道人肉要煮着吃。但是库特和森林打了很多年的交到,他很自信他可以活着
穿越迷雾森林,然后南下到达帝都。   库特身上背着一个小包裹,身上有一把小匕首,一把刚刚从刚刚杀死一个追
踪的兽人,从他手里捡来的破烂的弯刀,还有一把自己用了很多年的弓,但是箭
已经没有多少了,还有一个自己上山打猎时用的水袋,还有几个干麦饼,这些就
是库特的全部家当了。   库特用了将近四个小时,布置了好几个陷阱,射了那个兽人十多箭,还没有
把那个兽人杀死,兽人强悍的生命力震撼了库特,受了那么多的创伤,而且很多
创伤在库特眼中还是很致命的创伤,但是那个兽人依然勇猛无比的追杀者库特。
最后,库特爬到了树上,仔细的观察起了那个兽人。兽人正在为了库特的逃脱咆
哮着,想不到这个人类这么狡猾,不敢正面搏斗,而是利用他的敏捷,拉开距离
用弓箭射击。力道,准确,角度都很完美的箭镞让自己无法躲闪。   库特看着兽人的动作已经没有刚才那么迅捷,于是再次拉开了弓箭,这次瞄
准的兽人的眼睛,自己的弓力量不大,而且箭镞用的是一般的兽骨磨制而成,所
以穿透力十分有限,只有居高临下的近距离,才能有效的杀伤这个兽人。   「嗖。」箭镞在这么近的距离,通过眼睛穿透了整个兽人的头颅。   「啊!」这巨大的吼声代表了兽人的不甘。强壮的兽人最终还是倒下了。   搜索了兽人身上所有的有用东西,库特转身向迷雾森林的深处前进。一路上
看见了大量的人类尸体,当然也有少量的兽人尸体,有的人被兽人杀死,有的人
被猛兽袭击,更多的人是死于自己同胞的刀剑之下。因为从很多尸体的伤口,库
特这个资深猎人可以看出他们的死亡原因。被野兽杀死的人,身上的肉已经没有
了,身上有刀剑伤口的,基本都是窝里哄的结果,兽人的力量太大,就算用刀杀
人也是一刀两断,而且兽人基本是用巨大的钝器。   通过两天的艰难前行,兽人的威胁已经大大减小了,慌乱的人们也冷静下来
了,开始结成团队,以加大活命的机会。   库特没有加入任何团体,虽然无数的团队盛情的邀请,因为库特这种年轻强
壮的猎人,简直像沙漠中的水源,一旦有了这种猎人的加入,大家活命的机会冬
会增加。但是库特还是拒绝了,用自己身上的东西交换了一些他想要的物品就离
开了。因为这些团队都有太多的老弱妇孺,加入了以后反而不如自己一个人。库
特用身上的食物,一路捡来的武器,换取了金币,银币这些东西。   库特从来没有怀疑自己可以走出森林,但是一无所有的他,走出了森林还要
生存,在森林里自己这个猎人无需担心食物的问题,于是开始做起了生意。   库特把身上全部10个银币放在最贴身衣服里,暗自想着:「再赚点出去以
后应该可以买一间房子吧?」   过了十几天,库特已经走入了迷雾森林的深处,本来前几天可以往南走的,
但是库特从一些团体和大量尸体发现,自己的前方有大队的兽人,所以继续往西
走,在转向南方,这样可以避过兽人,不过库特的赚钱计划要搁浅了。   「呜呜呜呜!」然后紧跟着就是一个男人的惨叫声:「啊!」   库特没想到到了这里还能遇见人,小跑着往声音发出的地方。   进入库特眼帘的是好几个女人,和一个背上插着一柄华丽短剑的中年男人。   这几个女人都是衣衫不整,其中还有一个几乎全裸的丽人,几个女人抱在一
起哭泣着。   「杀了我,也就是大家一起死!没有我,你们都走不出这个该死的森林。」
男人无力的趴在地上,他的话语中透露出一丝愤怒和虚弱。   「我就算了,我不允许你碰我女儿,她还小。与其受辱,不如大家一起死,
至少你会比我们先死。」裸替丽人,一边说一变穿衣服,以遮住她裸露的丰臀翘
乳。   「莱尼夫人!」丰满的丽人惊恐的站起来,破烂的衣服露出雪白的肌肤,添
加了无数的诱惑。胸口的两团丰硕豪乳也随着身体突然的站里而跳动着。丽人双
手捂着胸口,发现发出声音的主人是一个从树丛中走出来的高大年轻人。   「我是咕噜镇的猎户,经常在末日城卖猎物。有一次您买了我的雪貂皮。居
然想不到可以在这里遇见您!」库特不敢相信在这里居然可以遇见,自己这辈子
认为是最美丽,最高贵的女人,末日城的莱尼男爵夫人。看着地上那个虽然挣扎
着,但已经离死不远的男人,莱尼夫人破难到勉强覆体的衣服,满面红潮尚未退
却,还有莱尼大腿间顺流而下的乳白色液体,库特已经能猜到事情的大概。   莱尼发现库特的眼神在自己的大腿间打转,而且自己也感觉到有一股热热的
液体正从两腿间的深处流淌下来,下意识的闭紧丰腴的大腿,微笑着说道:「我
也说怎么看你这么面熟,原来是熟人。」   其实莱尼根本没有觉得库特很面熟。然后指着地上那个已经流出大量鲜血的
男人说道:「他本来是我的管家,没想到走到这里了,想对我们无礼,被卡尼娜
杀死了。」说着指着一个年轻的漂亮女郎说道:「这是我的儿媳妇卡妮娜和我的
小女儿舞玛,还有一个是我的仆人瑟曼。」   库特在末日城卖雪貂皮的时候已经认识卡妮娜和舞玛,当时还在感慨,男爵
的儿子居然能娶到这么美丽的女人,而男爵的小女儿居然这么可爱,虽然才12
岁,身材也很干涩,但是不能阻止她以后成为一个美女,因为她的长相太酷似她
的母亲莱尼夫人。至于那个仆人瑟曼,也许在平时觉得这个女人不错,但是和眼
前的三个美女比起来,就暗淡无光了。   库特已经很多天没有看见人了,而且还是一个自己意淫过的高贵女人。也就
没有马上离开,等她们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围绕着一个大石头坐了下来。库特
把玩着从已经是尸体的男人身上,拔出的华丽短剑。猎人的库特当然知道,这把
华丽的短剑,并不是只有一个外表,沉重的刀身,寒光泛射的刀刃都证明这是一
把不可多得的宝贝。   「咕咕咕!」声音的主人是美丽的小萝莉舞玛,高贵的贵族教育让舞玛感觉
这时候很尴尬,娇小可爱的小脸蛋霎时红了起来,完全没有想到现在的环境。   库特拿出身上的动物肉干和几个风干的小蘑菇,这些都是他在迷雾森林制作
的。然后很坦然的说道:「这一柄剑我很喜欢,我用这些食物和你们交换吧!」   女人们虽然没有动,但是四双眼睛发散的红光已经出卖了她们。在库特看来
那个管家虽然强壮,但是毕竟不是职业的猎人,在迷雾森林怎么可能猎到好的食
物,而且就算抓到一只小动物,也是自己吃饱了才给她们。   莱尼夫人很自然的对瑟曼说道:「把这些东西煮一下吧!再把面包都拿出来
招待一下客人。」   瑟曼听到这些话,楞了一下重复道:「真的要都拿出来吗?」没有等到莱尼
的回答,但是看见莱尼望着她的眼神就知道答案,然后拿起肉干和蘑菇走开了。   「你们怎么会走到这里,怎么不往南方走,那才是距离大城市最近的路?」
库特问道。   莱尼很从容、缓慢的说道:「男爵大人和我儿子带着骑兵和末日城总督一起
走,我们本来也没有打算进入迷雾森林离开,我们不是去南方的大城市和帝都,
我们去西边的西铁城,但是兽人已经追到了,不得已才进了森林。你也是去西铁
城吗?」   库特道:「不是!我本来也是准备向南方走的,但是发现南边有大队兽人出
没,所以决定再往西走一点,然后才转向南方,虽然绕了一圈但是却很安全,森
林虽然危险,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像在家一样,兽人才是我害怕的危险,只要不
会遇见兽人,我就能走出森林。」   莱尼听了库特的话,微皱的眉毛也舒展开来,微笑道:「看来你是一个优秀
的猎人,其实也不一定要去南方,走西边的西铁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既然往
西往南对你来说都无所谓,那走西边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说着拿出了一个小
盒子打开来。里面有几个金币和银币,还有几样金首饰和水晶首饰。   库特这辈子拥有过银币,金币只是见到过,但是水晶可只是听说过,听说水
晶可是很值钱的东西。   莱尼依然发出温柔高贵的微笑,看着在财物面前双眼发光的库特说道:「我
希望你护送我们去西铁城,我的父亲是西铁城的伯爵总督,到了西铁城以后我会
再给你50个金币,这里只是定金,我们身上只有这些东西了,匆忙出来,也没
有带太多的东西。」   库特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同意了。莱尼笑着道:「到了西铁城以后,你可
以有新生活了,只要有我在西铁城,你在那里可以很轻松的应付任何事情。」   不久后,一阵肉香传了过来,虽然很饿,但是莱尼夫人还是很贵族的小口小
口的吃着食物。只是上一口和下一口的频率增加了很多。   等大家吃完了以后,库特发现几个女人都精神了很多,都荣光焕发了起来。
库特的眼睛也不停得在几女的身上瞟起来,莱尼的衣着最暴露,那高挺的胸部,
丰腴的大腿,随时都透露着成熟女人的韵味,和贵族女人的高贵。看的库特邪念
不断。时常弄的几个女人脸红耳赤,莱尼倒是大大方方的来去自如。   大家集合起来,库特说道:「我先说一下我的计划,我们马上会收拾东西上
路,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停顿下来,我去打猎储存食物,等到食物储存够了,然后
才继续上路。等到食物还有四分之一的时候,再找一个安全适合的地方停下来,
制作储存食物和必需品,再上路。这样才能最快最安全的走出森林。」   听完,莱尼美丽诱人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说道:「不错,果然是一个猎
人,我们一路上会听你指挥。」   这时已经中午了,阳光从浓密的树叶空隙间穿透了下来。库特走在前面,莱
尼紧跟着在后面,有几次库特发现危险急停下来,莱尼丰满的身体就撞了上去,
两颗大奶子就这样压在了库特的背上,让库特的心跳加快几次,小弟弟也几次站
里起来,当莱尼撞上库特的时候,一阵女人幽香,微热的吐气都让库特的魂飞起
来。   而莱尼夫人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很淡定。一路上,不止在赶路,也收
集很多有用的东西,比如石盐,这是制作肉干必须的材料,蘑菇,大型动物的骨
头,一些动物的蛋。   一行人的运气很好,在出发不久后,不仅找到一个小溪,而且还打到一只麋
鹿。库特砍了一些树枝,在小溪旁的两颗大树间,搭建起了一个简易的房子。然
后叫几个女人挖了一个小坑,找了一些不大不小的石头放进去,库特自己拿出那
把锋利的小刀对麋鹿进行剥皮,切割。   吃完了香喷喷的晚饭,库特对几女说道:「你们用盐把鹿皮制一下,凉在外
面。我很累了我先睡了。」说着,走到火坑钱挑出两个石头,抱着走到刚搭起的
房子的一角躺下,还说道:「这个石头很暖和,而且热度可以保持很久。还有,
记着不要让火熄灭了,野兽对火很恐惧,只要火不灭我们就很安全。」   有人帮忙让库特轻松起来,已经绷紧很久的神经放松下来,不久后就鼾声淋
漓了。
                (二)   虽然久违的睡了一个好觉,但是库特还是很早就起床了。房间的对面还有一
个美女在睡觉,莱尼夫人的儿媳妇卡妮娜很安稳的睡着。长长的睫毛,红彤彤的
漂亮脸蛋,虽然身上盖着东西看不到,能令人流鼻血的场面,但是依然可以从大
体的轮廓知道,这个女人的个子很高。很明显卡妮娜昨晚上为了篝火不熄灭而值
晚班了。   瑟曼这个女仆人正在做早饭,舞玛用小刀在一小块一小块的切着鹿肉。成熟
高贵的妮娜夫人正在小溪边洗漱,看着几个女人干净的美丽脸孔和秀发,库特已
经后悔昨晚早睡了,应为几个女人显然已经洗澡了。   「上午你们在周围尽量多拣一些树枝,也可以用刀砍一些,但是不要走远,
火一定要保持燃烧。鹿皮要放在太阳下面晒,你们小心点,我去打猎了。」   整个上午库特回来了四次,带回了两具麋鹿的尸体和两只受伤的麋鹿。原来
小溪的下游不远处有一个水潭,大量的麋鹿在这里饮水。中午吃过饭后,五个人
就在一起制作以后的生活必需品。   库特用骨头制作了两枚骨针,她叫瑟曼用鹿皮做衣服,因为她们现在的贵族
衣服看似好看,但是在这里不适用。最后妮娜夫人表示要和库特一起打猎,先让
瑟曼量了尺寸。库特然后也忙了起来,用剩下的骨头做了很多箭头,然后加固这
个简易的房子。   妮娜夫人也来到库特身边帮忙,给他递树枝。每次库特转身接树枝的时候,
都可以从莱尼夫人那领口看见里面的峰峦叠嶂,大半个乳房都让库特尽收眼底。
来你夫人也不在乎让眼前的是人吃豆腐,毫不在意的跟着他,笨手笨脚地帮忙做
着各种工作。   很多工具已经准备完了,库特的弓箭已经在不久前换成了军用的铁弓,比起
以前打猎用的弓强了不少,不管是射程还是威力,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但是食物
的准备还要时间,像水袋,兽皮衣服,兽皮被子等等。但是还有一个问题,东西
准备的太多,要靠这几个贵族女人背这些东西不太现实,自己拿多了,影响他的
行动力,万一遇到危险,那就真的危险了。想了一下,库特还是觉得必须要抓一
些体积大的野兽,来运送工具。但是身体庞大的野兽,脾气可不怎么好。库特的
最佳目标就是棕叶兽,这是库特大脑里面体积最大,而且最温顺的动物了。   「我们还有很多的东西要做,可能我们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当库特把
一切的困难表达出来后说道。   「你现在是我们的领头的,一切都按照你说的办。我也觉得准备越充足,对
我们约好。」莱尼夫人第一个支持道。   「瑟曼和卡妮娜等一下都在附近找棕叶草,然后背回来种在小溪边,然后再
采一些黑丝果,把果实砸烂,然后搓成拇指粗细的绳子。」库特继续吩咐道。   晚上,吃过晚饭。库特在房间里面做了一个火坑,这样就不必再外面照看火
堆了。由于房顶盖了几层巨大的黑莲叶子,也不怕下雨火堆会熄灭。安全性大大
提高。   库特给几个女人讲述了很多野外生存的技巧,然后才外出查看布置的陷阱,
他是害怕有小动物陷入里面,血腥味引来其他的肉食动物。   然后才来到下游几十米出的水潭,准备洗一个澡,不是库特爱干净,而是清
凉的溪水可以有效的解除疲劳。   泡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有人朝这里走了过来。库特这才穿起兽皮裤子。库特
倒不是因为害羞,因为人体很多裸露的地方,都是很脆弱的。   库特坐在水潭边的一个大石头上,石头上还铺着一层柔软的鹿皮。猎了五头
麋鹿,每人分到一张。猎人的生存法则就是尽量猎杀危险性小的动物,虎皮之所
以贵,就是因为杀老虎,是要把脑袋放在裤腰带上面。库特就算遇见老虎,第一
反应不是虎皮,虎骨,虎鞭,而是怎么才能安全逃走。这些固然是好东西,但是
生命更加重要。   「怎么,想看我洗澡!」莱尼这两天一只跟着库特,所以看都不看就知道是
谁。   刚刚洗过澡的莱尼夫人大大方方的坐到库特的旁边,缕着一头红色的头发,
看着躺在大石头上面的库特说道:「这样对一位女士说话可不怎么礼貌。」   虽然距离不是太近,莱尼夫人依然穿着她那身破烂的贵族衣裙,但是库特还
是可以闻到淡淡幽香的女人味道,在月光的帮助下可以朦胧的看着莱尼夫人因为
呼吸而起伏的大胸部,两条丰腴的大腿,还有那两腿间看不见但是可以想象的深
渊。月光下的莱尼夫人,幽香的身体,硕大高挺的胸部,优美致命的身体曲线,
无时无刻都在刺激着库特的神经。   莱尼夫人说道:「睡不着,想出来走走,这段日子心惊肉跳,现在有你在感
觉安全了很多。」   库特伸了一个懒腰说道:「有你们在,我的安全性降低了很多。」   莱尼夫人随口说道:「等到了西铁城,你会得到的更多。」   库特:「夫人,没有必要必要一直在我耳边说到了西铁城的好处,怕我中途
丢下你们阿逃走吗?」   莱尼夫人楞了一下,然后坐过来了一点,双手撑着身体俯身看着库特说道:
「到了西铁城,你的确可以得到很多人一辈子不能得到的东西。」   库特看着莱尼夫人,由于俯身而从领口露出的深深地乳沟,说道:「不要把
我当成一个傻瓜猎人!」   莱尼夫人保持着姿势微笑道:「我也觉得你不是普通的猎人。」毫不在意库
特的眼光正在蹂躏她的胸部。   库特:「我正在考虑以后要怎么办!」   莱尼夫人:「你不是都跟我们说过了吗?我觉得准备的很完全啊!」   库特笑了一下:「我在考虑是不是马上离开!」   莱尼夫人慌乱了下,连忙镇静下来,继续展现迷人的笑容道:「干嘛离开!
往南有兽人!往西去西铁城有大把的金币,你是个聪明人,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怎
么选。」   库特:「往南可能会遇见兽人但不一定会死,要是去了西铁城一定会没命,
夫人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是傻瓜!」   莱尼夫人这下真的慌了,她抓着库特的手臂说道:「我发誓,只要到那里,
我一定兑现我的诺言,请你相信我。」   库特看着莱尼夫人因为激动,而跳跃的奶子说道:「我相信你的誓言!」   莱尼夫人这才安静下来。   库特接着又说道:「如果我们互换一下身份,我也会这样发誓,人在这个时
候,这种环境都会发出内心最真切的语言!但是到了另外一个环境,就会有另外
的一个想法,这是人性,我在这一路上看见了很多,以前也看了很多,你的那个
管家不也是这样吗?我想你的管家以前在家,连正眼看一下你都不敢,但是进了
这个迷雾森林就不一样了吧!」   莱尼夫人被这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言,贝莱觉得这个猎人不简单,但是想不到
居然这么的不简单。   看着莱尼夫人失神的样子,库特说道:「惊慌了吗?其实我现在很缺钱,不
一定会离开,也许我真的会送你们到西铁城。」   莱尼夫人听了这话才放心一点,对着库特说道:「谢谢!」   库特看着莱尼夫人说道:「在这里躺一下,我们说一下话吧!」说着摊开一
只手臂。   莱尼夫人犹豫的看了库特一下,缓缓地移过去,头枕着库特的手臂。但是身
体却离库特有一些距离。   库特笑笑道:「勾引我这么久,怎么现在又开始拘谨起来了!」说着身体主
动贴了上去。   莱尼夫人惊慌道:「你干什么?」   库特闻了一下莱尼夫人的秀发:「如果没有刚才的谈话,我想我现在我们已
经开始享受了,你会很主动地!」   莱尼夫人看着库特,这么近的距离,看着库特刚毅而略英俊的脸说道:「会
这样吗?」   库特说道:「因为你怕我会离开!既然已经知道南方有兽人,我绕到也要去
南方,肯定我去南方有重要的事情,而且一路上我问了你很多南方的事情。我相
信你已经看出来我不会是一个普通的猎人,因为我没有奴性!我可能去南方有重
要的事情!」   库特看着这个美丽动人的贵族美妇继续道:「在得到了你身上所有的钱后,
我很可能抛下你们南下,所以你不断地用你的美色和到达以后的好处不停得诱惑
我。」   莱尼夫人沉默了起来,这个库特太可怕了。说中了自己的所有想法。   库特叹了口气说道:「夫人,你的运气很不好!如果你们没有密谋杀了那个
管家!我一定送你们去西铁城。」   莱尼夫人:「为什么!」   库特:「你为什么要杀死管家!不是因为他要搞你女儿!我知道一位母亲会
保护女儿。但是和生命比起来,贞操已经不重要了!你不要说你跟那个管家的破
事儿,都是他在欺负你,要杀这个男人,你有的是时间和机会,为什么会到了这
里才杀了他!因为他保护不了你们了!管家不是经常在丛林生活的人,不可能猎
取到很多食物,看昨天你们饿的那个样子!即使有食物也进了他的肚子,说不定
你们几个女人自己的所得都比他多。既然他不能保护你们,又要拖累你们,还要
搞你女儿,当然不能让他活了!其实他也不冤枉,就是现在不死,你们肯定会在
要出森林的时候杀死他!因为你的管家也不是傻瓜,搞了你这个男爵夫人,再出
去之前一定会杀了你们。」   库特捏了一下莱尼夫人的俏脸说道:「你可真是一个狠心的女人,送你们去
西铁城,说不定没有走出森林,就没命了,还在想那些虚无缥缈的好处。为了一
个号名声,你们这些女人可以不顾一切。如果不是这样,我可能会一路享受你们
的身体,一边想着金币,送一些蠢女人去西铁城。你的表现太精明了,反而让我
害怕。」   莱尼夫人有点绝望的看着库特说道:「你很可怕!像能看穿人心一样!你到
底是什么人。」   库特看着这个美丽的躯体,已经自己几句话说道绝望的女人说道:「我没有
你想的那么复杂,我长这么大甚至没有离开过末日山谷,只是从小有两个抚养我
的人,一个四肢发达,一个头脑发达!再就是读了很多书而已。」   库特接着说:「很多人就是因为像我们这样,每个人都不肯首先付出信任,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我不付出信任我可以活命,你付不付出信任跟我没关系。」   莱尼夫人看着库特说:「我能付出什么信任,我们的命运都在你的手里!」   库特说道:「你的信任就是,你相信我玩了你之后,不会到处说!不会影响
你的名声!不要马上对我说你不在乎名声,你知道我不会相信。」   莱尼夫人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又想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唯一感觉到的就是
一份希望,应为库特大可玩弄这里所有人之后不管她们的死活离开,而不会说这
么多话。   库特看着莱尼脸色的变化,说道:「看来你不光是只有有妇人的恶毒,还是
有些聪明。」   从库特的言语中莱尼夫人感觉自己真的看到了希望,有点感激的说道:「我
们需要做什么,来换取你的信任!」   库特笑了一下说道:「聊一些其他的东西好吗?刚刚聊的这些很伤脑袋,这
段时间,你也想了很多这些阴谋阳谋的东西,很沉重吧!我们聊一些轻松的话题
吧!」   莱尼夫人突然感觉自己真的很累,老是想着怎么活下去,怎么利用其他人,
怎么利用完以后消除负面影响。这些问题说穿了以后却是无比轻松,也觉得眼前
的人,感觉让自己有了一点信任。莱尼小声说道:「你想聊什么?」
                (三)   库特微笑着看着莱尼夫人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想聊什么!刚才只是想挑
逗一下你。我有很多种方法处理你们,只是我突然感觉想和人聊天,忘记那些让
我太伤神的东西。」   莱尼夫人疑惑的看着库特:「你也有伤神的事情,我以为无论什么事情你都
是胸有成竹。」   库特自嘲道:「其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两个养育我的老家伙,在
一天晚上跟我说了很多事情,概括的说起来就是将来要我带着一大笔钱,或者一
大票可以干大事的小弟,要去一个地方,找到一个人,他会告诉我一些事情,其
实可能就是我家族的历史,我听了这段历史,可能会很激动,然后思考一下,再
干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情。」   莱尼夫人:「看来你的确有一些很伤脑筋的事情,这些东西太沉重,你说的
不错,看来还是聊一些轻松的事情比较好。」   库特:「夫人,你的奶很大,是不是很挺。」   莱尼夫人想不到库特突然说出这些东西,一脸通红的不敢看库特。   库特一下子翻身趴在莱尼夫人充满肉感的身体上,一根坚硬的东西定在了莱
尼夫人的胯下。莱尼夫人惊慌的看着库特,她感觉到一根很粗很的东西,在自己
的密处触碰着。看着库特充满肌肉和力量的赤裸上身说道:「你……」   库特笑了一下,说道:「其实我以前很傻,勾引了一个满脸雀斑的裁缝店小
妞,还得意了很久。想不到今晚还可以搞到夫人你这么漂亮高贵的贵妇。」   莱尼夫人不是没有想到会和库特做爱,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库特的手隔着衣服,抓着莱尼夫人的大奶子说道:「好大!你儿媳妇就小很
多,你女儿好像没有怎么发育。还是你的不错,又大又软。」   看着莱尼夫人不知所措的样子又说:「难道我们一定要!先接吻,弄得大家
都要闷死才开始,摸你的大奶,然后你再拒绝一下,我再强来,你才让我继续摸
你的奶子,然后我摸你的小蜜穴,你夹紧大腿,我就继续摸你的奶子,然后再和
你接吻,然后等你放松以后,再把我的腿趁机卡在你的两腿中间,这时你已经充
分湿润,然后在你微弱的挣扎以后,在你『不要,不要』的叫声中,插进去,最
后在你『不要停,不要射里面』的叫声中完事。最后还不是射在你的密道中。」   库特撩起莱尼夫人的裙子,退下自己的兽皮裤子,说道:「也许我肏你女儿
和儿媳妇的时候会这样。但是我们现在不需要这些,你知道我们今天一定会发生
这些事情,干嘛搞的这么麻烦,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说着握着布满青筋的大
肉棒,调整了角度,猛然的插入进去。   莱尼被库特的话语惊呆了,没有注意库特的动作,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根
东西给了她更多的感觉,刚才的感觉因为隔着衣服和兽皮,只觉得粗,硬。现在
莱尼夫人感觉加深了很多,具体出来就是很硬,非常的粗,难以想象的长度,不
能忍受的滚烫。然后莱尼夫人:「哦!好痛!」   同一时间库特也感慨道:「好紧!」然后快速猛烈地抽插起来,温暖的阴道
紧紧地包裹着肉棒,虽然水分很少,但是摩擦的快感却是无与伦比。   莱尼夫人紧紧抓着库特的手臂:「好痛!轻一点,慢一点!哦……」这时的
莱尼感觉自己像大海的小舟,自己承受的是狂风暴雨。准确的说是狂风暴雨般的
快感,疼痛中带着酥麻,酥麻中带着快乐,她感觉自己不能控制自己。在库特挺
进的时候因为害怕疼痛显得有点退缩,但是一旦库特抽出的时候,她却感觉自己
的快感缺乏了充实,而不切实际的迎上去。   库特这时候却没有在乎其莱尼夫人的感受,抓书白嫩柔软的胯部,让莱尼的
下身固定下来,奋力的快速冲刺,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把这个高贵美丽的贵
妇刺穿,每一次都刺入了莱尼的最深处。   莱尼也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个强壮的男人刺穿了,太过粗长外加火热的肉棒,
进入了一个从来没有外来物进入过的地方(生孩子除外)。   疼痛没有了,无比剧烈的快感开始轰炸莱尼夫人的神经。这时的莱尼非常的
无助,夹带疼痛的快感,如同巨大的波浪一波一波的袭击她的神经,从阴道深处
传来的快乐信息,汇集到了大脑中枢,并且告诉莱尼夫人感官系统,这时候的她
很爽,很开心,很喜欢库特这样对待她。   但是这些快乐的信息太过巨大,传输的速度太过迅速,她美丽的脑袋已经快
要被这些信息挤爆。最后这个不停冲入快感信息的气球爆炸了,所有的快乐分散
到了莱尼这具诱人胴体的每一寸肌肤。   莱尼突然发现自己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她发出的声音也毫无例外,她的大
脑一片空白,已经不知道她正在发出欢乐的哀嚎,音量巨大的哀嚎,即使月圆之
夜的银色狼王的呐喊,也相形见拙。随后瘫在鹿皮上面,身体开始剧烈的抽搐,
下身也开始锁紧,喷水!是喷水,不是喷潮,因为我们的莱尼夫人失禁了。   其实也不排除莱尼同时也喷潮了,但是因为库特的肉棒再在隧道中,除非库
特有那种:一股灼热的液体覆盖到了肉棒,那才能证明莱尼夫人双潮同来。   一句最简单的旁白来描述现场情况:莱尼夫人高潮了。   用莱尼夫人的独白来描述就是:自己很快乐,拥有了从来没有过的快乐,这
种差点让她心脏停止跳动的快乐。但可以肯定一点,莱尼夫人很喜欢这种快乐。   在库特的独白看来就是:这他妈的是什么贵妇,老子插了几下就把这个女人
肏到高潮,不仅在阴道里面朝自己的小弟吐灼热口水,在外面还用排泄物凌辱库
特的身体。但可以肯定一点,莱尼夫人的反应让库特很自豪,一种只有男人才能
明报的自豪。   由于库特没有发泄,他才不会管莱尼夫人的感受,暴风雨依旧持续。   此时的莱尼夫人发散出了从来没有的魅力,全身已经布满粉红的娇躯,每一
平方纳米都充满了水分和弹性,在月光的辉映下,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带着淫靡
的高贵诱惑。嘴里发出能穿透泰坦巨人耳膜的淫靡高音,能轰击巨龙心脏的荡色
中低音。   高潮中的莱尼夫人发出了致命的诱惑,诱惑着库特要在这具性感的胴体里爆
发,这种诱惑就像穷困潦倒的乞丐看见的金,苍茫大海落水者抱住的木,浩瀚沙
漠中行人渴望的水,刺骨风雪夜人们期待的火,生机无限的种子需要的土。   在这种吸引下库特唯一能做的就是冲刺,用尽全身每一个细胞的力量来进行
冲刺。   这一切对一个可以看穿人间一切事物的神来说就是:一个蕴含内外魅惑的媚
体女人,遇见了一个拥有金刚之力的男人。   库特开启了莱尼夫人的魅惑之体,莱尼夫人成就了库特金刚的身体。   红粉赠佳人,宝剑赠烈士,西门配金莲,库特命中注定要和莱尼夫人又一插
之缘。   高潮,苏醒,再高潮,再苏醒,莱尼夫人就这样连续重复很多很多很多次之
后,库特也清醒了,因为他射了。   清凉的水潭里,莱尼夫人娇嫩的身体,趴在库特的身上,抱着库特的头,香
舌在库特嘴里搅动着,交换唾液的同时,也交换着彼此的味道和感觉。   一场轰轰烈烈的性爱结束后,莱尼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了很多的变化,就像练
武的人打通任督二脉。   库特以前总是感觉做爱以后会很疲倦,但是今天却没有这种感觉,虽然不至
于精神愈来愈好,最少疲惫感减少程度比起以前降低很多。   库特握着覆盖不了的乳房说道:「夫人,我不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奶,
而是没见过这么大还是蜜桃奶,不下垂,奶头还向上翘。」   莱尼一脸幸福的抱着库特,静静地听着这些看起来很淫荡的赞美。   库特说道:「你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莱尼撒娇:「在你眼中什么是真正的女人。」   库特把自己又硬起来的肉棒,顶在莱尼夫人的阴道口,说道:「真正的女人
是让男人看了以后,除了一个地方硬,其他地方全部软了。」   「莱尼,你在上面。我想看一下你上下跳动的蜜桃奶子,和被我肏到满脸淫
靡的脸蛋。」   莱尼很听话的放开抱着的库特,正身起来,把大肉棒对准蜜穴口,慢慢地坐
下去。   看着肉棒一丝丝的进入自己的身体,说道:「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大的东
西,刚刚居然没有被你活活肏死,看来是神灵在保佑我。」莱尼缓慢而有节奏的
上下挺动,蜜桃大乳也像波浪般上下荡漾着。   莱尼慢慢的发觉了自己的变化,发觉自己太敏感太容易工潮了。自己这样轻
轻地挺动,而且还不敢全部吞下肉棒,只留一小半在外面,但是当自己想感觉肉
棒进入最深处禁区那种酥麻的快感,把肉棒全部吞下时,只需要十几下,全身轻
微的抽搐几下高潮就来了。要是连续的猛烈抽插,等待莱尼的就是剧烈的快感中
高潮,这是一种游离在生死之间的高潮,同时还伴随着失禁和强烈的抽搐。   两个人做了很久才回去,当库特抱着莱尼进入小屋的时候,莱尼的仆人,媳
妇,女儿都惊奇的看着她,她们都有一个感觉,莱尼怎么变的这么美丽,还有一
种很强烈的脸女人都感觉的出来的女人味,让女人嫉妒,让男人疯狂的女人味。   库特却一脸正色的看着莱尼的儿媳妇卡尼娜说道:「我不知会打猎,还知道
怎么把你婆婆的少妇韵味搞出来!」   库特看着莱尼羞红的俏脸说道:「他妈的现在还不好意思了,刚刚我怎么干
你,她们虽然没有看见,但是从你的叫声她们也听得出来,你被我搞的很爽。」   几个女人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么直接淫荡的话,莱尼的女仆瑟曼转过身躺下,
莱尼的儿媳妇卡妮娜红着脸低着头,显然有些不知所措,而可爱的小萝莉舞玛则
躲在她嫂子的身后身后,她雪白娇嫩的右手使劲的捏着左手的几根手指。   「大家都睡觉吧!」   库特放下莱尼夫人,躺在她的旁边抱着这个惹火的尤物小声在她红红的耳根
便说道:「你媳妇不会晚上再拿刀捅我吧!」   莱尼被耳边的热气弄得痒痒的,用耳朵摩擦了一下库特的脸,转过去嘴贴嘴
的说道:「我没叫她,她不会的!」   库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莱尼的鼻尖说道:「人一定要先下手为强,哪天找机
会,我先把她捅了!就是不知道她紧不紧。」   莱尼渴求道:「在我身上发泄不行吗?」   库特反问道:「你能阻止我吗?」   莱尼默默无语。   库特把手伸到莱尼衣服里面,抓住一只蜜桃,使劲的揉捏起来,奶头当然不
会放过。不久后莱尼满脸潮红的紧紧抱着库特急促的喘息,开始抽动自己不能控
制的身体。   「他妈的!你怎么了,玩奶子都能到高潮!也太敏感了吧!」   库特抱着这个诱惑的肉体说道:「莱尼,把腿张开,让我再爽一次!」   莱尼紧张的看着库特小声道:「不要他们会看!」篝火的房间非常的明亮,
让莱尼很不好意思,说什么也不让库特在自己女儿媳妇面前搞自己。   库特拉过一张被子盖在两人身上,翻身趴在莱尼身上说道:「这个被子是我
给你的恩惠!不愿意的话,老子就强奸!你反抗的时候要是被子让你踢开,你女
儿媳妇就免费看见老子的大鸡巴插进你的骚屄。」   就这样在莱尼消极抵抗的情况下,库特插入莱尼同时还感慨道:「好多水,
好紧啊!」   莱尼双手捂住自己的嘴,虽然他很想把库特的嘴巴也捂住,但是她更害怕自
己的叫床声被她们听见。   莱尼绝望了!库特已经弄清楚了怎么用他的肉棒,控制她的叫床声,几次猛
烈地轰击就让莱尼尽情的歌唱起来。   不知不觉中被子飞走了,真相终于大白了。硕大的蜜桃奶,几女见过了,但
是岩石般的男性身体,超大粗长的肉棒,疯狂的冲刺。让几女明白了真正的唯一
真相——莱尼天籁般的叫床是这样炼成的。   那东西比我的手臂怎么比我的手臂还粗,它在插妈妈的那里,妈妈通的叫的
那么惨。要是进入了我那里,我一定会痛死的!想着就闭起眼睛不敢看,下体有
点鸡皮疙瘩起来——女儿舞玛拿东西居然和我的手臂一样粗,插进婆婆那里,婆
婆应该会痛,但是听叫声又感觉很婆婆爽,要是进入了我哪里,不知道是痛还是
舒服。   本想闭上眼睛不看,但是婆婆叫声很揪心,忍不住又看了一下。   下体也有点湿润了——媳妇卡妮娜拿作东西居然比自己的手臂细不了多少,
插进了夫人的那里,夫人叫的多么的快乐啊!要是它能进入我那里,应该会爽死
吧!目不转睛的看着肉棒的进出,仿佛看着也能让自己爽一下,下体开始滚滚东
水向西流——女仆瑟曼。                (待续)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翻云覆雨风流传】(1 下一篇:【丹青韵】(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