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抗日烽火之胶州女烈传】(全)

【抗日烽火之胶州女烈传】(全)



  (一)
  1941年秋,日军占领下的胶州,一片萧条景象。
  华灯初上时分,县城开始出现一丝活气,卖香烟的、春卷的、修理鞋帽的小贩渐渐多了起来。县城东头的日军特高科内显的非常寂静,并且不时传来阵阵少女撕心的惨叫,只见内最内侧的一间刑房内正进行着一幕令人发指的兽行,一名年约十八九岁的美丽少女被赤条条一丝不挂的呈“大”字型扣在一个刑架上,一名日军少佐坐在转椅上,四名彪形大汉正在给少女上刑,少女的玉体上满是鞭横,晕死过去。
  肥原进二少佐坐在转椅上看着昏死的少女陷入沉思之中。一个月来,日军向华北战场运送弹药的军列遭到游击队多次阻击,大量军火被截,致使华北日军遭到八路军重创,在城内多名日军军官被刺杀,游击队神出鬼没的作战方式令日军参谋本伤透脑筋参谋本部给特高科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找出游击队的隐藏地然后全部消灭。
  日军为了消灭游击队,制定了周密的部属,终于在一次围捕中抓住了一名游击队的女交通员,为了从她口中得到游击队的情报,特高科制定了祥佃的审讯计画。
  “哗”一名日军提起一桶冷水泼在少女一丝不挂的玉体上。
  “呵——”少女醒转过来。
  肥原进二走到少女身前托起少女的下巴道:“姑娘,你的把游击队的情况说出来,要不然——”
  “呸!”少女突然一口啐在肥原进二的脸上。
  “八格,看来不给你上点历害的你是不肯说的了。
  肥原进二拍拍手,一名打手从刑具中拿来一个木盒,打开只见里面放着十几支长约2寸的银针。
  肥原进二淫笑着走到刑架前,一手托起少女那白嫩尖挺的乳房道:“姑娘,说吧,要不然这么美妙的乳房可就要变样了。”
  “不知道。”少女偏过头去。
  “啊——”少女一声惨叫。只见一名打手将一根银针残忍的插入少女的乳头中。
  “说不说。”
  “——”
  少女不答。打手再度将一根银针插入少女那粉红色的右乳之中。
  “畜生,狗强盗,你们不得好死。”少女叫駡着,一会儿,少女那两只尖挺白嫩的乳房上插满了银针,少女也昏死过去。
  “哗!”冷水再度泼醒少女。
  “说不说。”
  少女不答。
  “八格,用妇刑。”
  “嗨!”两名日军淫笑着将少女从大字架上解下,拖到一张刑床上,将姑娘仰面按在铁床上,将姑娘的双手反绑在床后,又用一个铁圈扣在姑娘的腰上,然后用绳子扣住姑娘的玉足,将绳子向两侧向上拉开,这样姑娘的两腿便被分了开来,一个年青姑娘最羞于见人的部位完全呈现在日军的面前。
  “姑娘,说吧!不然下面的刑罚可不是你这样的美貌的姑娘所能忍受的,何况皇军是多么喜欢你的肉体,打坏了可就太可惜了。”
  “不,你们这群丧尽天良的畜生,你们会有报应的,总有一天有人会为我报仇的。”姑娘盯着肥原进二平静的道。
  “会让你开口的。”肥原进二淫笑着从刑具中取出一支银针,来到刑架前,淫笑着分开姑娘毛绒绒的阴毛,左手支开姑娘那粉红色的两片阴唇,然后右手将银针放在刑床上,将右手食、中二指放在姑娘的阴部开始搓揉姑娘那粉红色的阴蒂,姑娘的阴蒂在肥原进二的搓弄下渐渐挺立了起来。
  “说不说,不然这银针将插入你的阴蒂内。”
  “禽兽,不知道。”
  见姑娘不说,肥原进二将银针刺向姑娘的阴蒂,并故意不刺入阴蒂内,而是在阴蒂的两侧拨弄着。
  “呵——。”姑娘的双峡缨红,阴道流出一股清亮的黏液来。高耸的酥胸不住起伏着。
  “姑娘,说出来吧,何必再忍受拆磨呢!”“畜生——啊!”姑娘发出一声惨叫肥原进二见姑娘不说,将银针刺入姑娘的阴蒂之内,鲜血从姑娘阴蒂中慢慢渗出,一滴滴滴落在刑床上。姑娘昏死过去。
  “哗”一名日军打手将一桶冷水泼在姑娘一丝不挂的下体。姑娘再度苏醒过来“到底说不说。”
  “不知道。”
  “再不说,让你这辈子再做不成女人。”
  肥原进二见姑娘不招,命令一名日军从刑具中拿来一只皮箱,打开但见里面放着一列列排列整齐的各种棍子,有铁棍、胶棍、带刺的、带钩的——后面可通水源、电源。
  一名打手从皮箱中取出一根两尺多长二寸多粗的带刺铁棍,然后装在一部机器上打开电源,那铁棍快速旋转起来,那日军淫笑着将铁棍插入姑娘的阴道。铁棍在姑娘阴道内快速旋转着,在日军打手的控制下一进一出的抽插着,每当插进去,姑娘那两片粉红色的阴唇便被插的陷进去,抽出来阴唇便被翻开来,姑娘的酥胸起伏着。
  “什么样,上天堂了吧。”铁棍一寸寸插入姑娘的阴道,姑娘大口的喘着气。
  “说不说。”肥原进二示意打手停下来。
  “呸!”姑娘用尽全力一口啐在肥原进二脸上,肥原进二不怒反笑,用姑娘被扒下的月白色内裤拭去脸上的口水狞笑着对那日军打手道“全部插进去,我要看看她能忍受到什么时候。”
  “啊——”姑娘猛的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猛的后仰,挣扎的刑床吱吱作响两条白嫩的玉腿由于剧烈的疼痛而收缩而使扣在玉足上的皮肤发出惨人的白色。
  只见那日军将铁棍猛插入姑娘的阴道,二尺多长的铁棍整根插入姑娘柔嫩的阴道,直插入姑娘的子宫,阴血从姑娘的肉逢中狂涌而出,很快姑娘的玉臀下便积起了一大滩血迹和物。
  “你到底说不说。”
  姑娘闭上美目偏过头去,忍受着下身撕心裂肺的剧疼。
  肥原进二命令打手将辣椒水从铁棍的后而灌入姑娘的阴道。
  “啊——痛痛死了——停——停下——啊——”
  肥原进二再次示意打手停下酷刑。
  ‘什么样,知道皇军的历害了吧,说出来吧!“”我我不知道。“
  见姑娘欺骗了自已,肥原进二气急败坏的命令打手抽出少女下体的铁棍,亲手换上一根前端带勾的粗长铁棍亲手将铁锟捅入姑娘的阴道,铁棍的勾子旋转着磨擦着少女的阴道内襞,同时命令两名打手用烧红的烙铁烫她的两只丰满的乳房。
  刑房中响起了姑娘那声声淒鬁的惨叫声。不一会儿,两名日军不停的用烧红的烙铁烫姑娘的乳房,姑娘那两只丰满白嫩的乳房已被烫的焦黑,刑房中充满了焦臭味姑娘昏死了七、八次每次都被用冷水泼醒。肥原进二自已首先受不了,走了出去。
  #### # ###
  “凤阳茶楼”位于胶州东面的小王庙附近,就在日军特高课的外面,撑桅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清瘦汉子,他叫王振林,由于是早上,三三二二的客人正在喝茶,左侧二名彪形日军的谈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水田君,你不知道,前天捕的那个中国姑娘真是少见的美女,在日本我还没见过那么美貌的,可惜是个女游击队员,骨头可真硬,你知道最近游击队活动很频繁为了从她口中得到游击队的情报,昨晚给她上了很历害的刑,她什么都没说,那么漂亮的下身都插烂了,真可惜。”
  “轻见君,她死了吗!”
  “没有,肥原少佐阁下说今晚不要对她用刑,直到她开口为止。”
  “你们特高课对这么美貌的花姑娘没的上她吗?”
  “什么会没有呢,昨天白天我们五个人轮了她一整天,今天我还直不起腰呢她那地方可真叫人爽,肯定还是个处女。”
  茶店老板搓着双手,手指关节都发白了。
  ## ## # # #
  刑室内发着昏暗的光,一具雪白的女体被仰面反绑在一张拱形的刑椅上,她的双手被反扭扣住,她正是二天前被俘的女游击队员周洁,她的一双玉腿被分开到极限扣住,下体完全呈现在日军眼前,两片粉红色的阴唇无力的微微张开,粘满了精液及血迹,姑娘的眼神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肥原进二走到刑架前狞笑道:“周小姐,说吧,何必再为他们隐瞒呢”
  “畜生,他们会为我报仇的。”
  “是吗,他们什么会知道你在这儿享受快乐呢?”
  “——”
  “用盐水给我替周小姐洗洗身子。”
  两名打手狞笑着分开姑娘的两片阴唇,将浓盐水灌入姑娘的阴道,然后用力搓姑娘的阴蒂及阴唇。
  “啊——”周洁撕裂心肺的惨叫,她感到下体一阵巨痛。
  鲜红的阴血从姑娘的肉缝中流了出来。
  “说不说,周小姐。”
  “——”
  见姑娘不说,肥原进二再度命打手将一根长约二尺的带刺铁棍捅入姑娘的阴道。
  铁棍一点点挤入姑娘的嫩肉中。
  当整根铁棍插入姑娘的阴道时,姑娘已昏死过去三次,混身水淋淋的像是被刚从水中捞出一样,下体像浸在血中一样,从阴道内流出的血水在她那下身积了一大滩。
  冷水再度泼醒一丝不挂的少女。
  周洁吃力的睁开双眼。
  “说不说。”肥原进二用力捅那铁棍。
  “——”
  “再给你加点料,你就会说了。”
  肥原进二命令日兵对周洁施以残暴的电刑。
  两名打手将两根电线绕在周洁那两只勃起的乳头上,然后将一根电线绕在姑娘下体的铁棍上,打开电源。
  “啊——”姑娘惨叫着,整个人反后弓起。
  她的阴唇像被人用力拉开一样翻裂开来,蓝色的电弧在她阴道内飞旋。
  “说不说。”肥原进二命人关掉电源。
  周洁大口的喘着粗气,高耸的酥胸起伏着。
  见姑娘不说,电源再次打开。
  “啊——”惨叫声中一股黄浊的尿水喷出了姑娘的阴道,她小便失禁了。
  电压被提高到100伏,姑娘的惨叫已经嘶哑了。
  铁棍在姑娘下体剧烈抽插着,一阵阵的血水从姑娘腿根部的肉缝中流出。
  终于姑娘昏死了过去。
  肥原进二命人拨出姑娘下体的铁棍。
  冷水再度泼醒姑娘。
  “说不说。”肥原进二抓住姑娘的长发。
  姑娘虚弱的摇摇头。
  肥原进二狞笑着命令打手将姑娘拖到一张“十字”刑椅上,将姑娘的双手向两边拉开,用铁扣扣在横木上,然后又在姑娘的雪白小腹上绑上绳子,将姑娘那一双雪白浑圆的玉腿各自绑在一张长凳上,绳子从姑娘膝上绕过绑紧,然后将姑娘的双腿分开到极限,使姑娘的阴部完全呈现出来。
  “周小姐,说出来吧,下面要对你用的刑可不是任何女人所能忍受的,何必受刑后再说出来,那你的损失就大了,像你这样的美貌姑娘何必为共产党卖命呢,只要你说出游击队的驻地,我可以立刻送你到国外养伤,三个月后你又是一个无可媲义的东方大美人。”
  周洁摇着头没有吭声。
  肥原拍拍手,一名打手从内室抬来一盆碳火,上面放着十几枚烧红的烙铁和几支银针。
  肥原狞笑着从碳火中取也一枚烧红的烙铁来到刑架前,轻轻触了触周洁的左乳尖。姑娘一丝不挂的玉体在刑凳上跳了一跳,但是她忍住没有发出声音。她那洁白的乳头上起了一个水泡。
  “周小姐,大日本皇军知道你和城里的许多人有密秘联系,告诉我他们是谁?”
  周洁没有吭声只是摇头。
  肥原见面姑娘不说,狞笑着狠狠将烧红的烙铁按在姑娘白嫩的乳房上。那样的剧痛是不可忍受的,姑娘尖利的惨叫震耳欲聋,她的裸体淒惨的移向另一边。
  但是她不能挣脱手腕上的束缚。
  “说,你的联系人是谁?”
  姑娘痛苦的皱着眉,但是没有张嘴回答。
  肥原换了一枚烧红的烙铁,再度将烙铁按在姑娘另一只洁白浑圆而尖挺的乳房上。“吱”的一声一阵青烟从姑娘乳房上冒出。
  姑娘把牙齿咬的咯咯响,她的喉咙在剧烈的上下抽动着,她被捆紧的双手发疯似的在空中抓握着,拼命的蹬踏首被捆紧的脚。
  “说不说。”
  “——”姑娘不答。
  肥原一次次把换好的烙铁按向姑娘的乳房、小腹、白腿及玉腿内侧。一阵阵青烟冒起。终于在这惨无人道的酷刑下姑娘昏死过“哗”一桶冷水泼在姑娘一丝不挂的玉体上,姑娘那洁白的乳房及玉腿内侧的伤口上渗出红白相渐的液体。
  “哦——”姑娘缓过一口气来。
  “周小姐什么样,说不说。”
  “不”姑娘用尽全力,坚韧吐出一个字来。
  肥原再次取出一枚烧红的烙铁狠狠地按在姑娘那洁白细嫩的腋下皮肤上。
  “啊——野兽——畜生——啊——”姑娘终于失声惨叫,泪水从她痛苦扭曲的脸上流出来。
  肥原知道这是姑娘快要崩溃的表现,她倒未必是真的想要骂人,只是不得不用大声叫喊来分散痛苦。
  “说不说。”肥原一把拉起姑娘的头发。
  “呸,姑娘突然一口啐在肥原脸上。
  肥原不怒反笑,从地上拿起姑娘受刑前被剥下的白色内裤,拭去脸被上带血的口水,换了一块烙铁再次把它狠狠的按在姑娘的另一侧腋下。
  “啊——”淒惨的惨叫,姑娘的洁白细嫩的肌肤烙铁烤焦了,姑娘再次昏死过去。
  冷水再渡泼醒姑娘。
  姑娘现在不在有力气叫喊,一丝不挂的赤裸的玉体上布满了暗红色的伤痕。
  肥原托起姑娘的下巴道“周小姐我很配服你的忍痛力,上次我们抓到的女县委书记开始也不想说,但最后在我们大日本皇军的新式刑罚下不是招供了,周小姐何必忍受苦刑后再招供呢?”
  姑娘微弱的摇摇头。
  肥原失望拍拍手,对一名打手道:“平田,把她下面的东西翻开。”
  那叫平田的打手淫笑着来到刑架前,把姑娘那两片粉红色的大阴唇向两边分开,用手紧贴在姑娘的玉腿上,然后从地上刑具中取出一个两边带有铁钩的皮条,将铁钩钩入姑娘一侧大阴唇然后绕过姑娘的臀部钩住姑娘的另一侧阴唇,姑娘的大阴唇便被分开到极限。姑娘整个外阴部一览无异的呈现在眼前,黏膜红润湿滑,缝隙内夹着昨天留下的血块,包裹在小肉折里的缝隙在微弱地张合,肥原狞笑盯着姑娘的私处,用毛巾裹住一根烧红的银针,狞笑着左手分开姑娘那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淫笑着将银针插入姑娘那粉红色狭小的尿道。
  “啊——”周洁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玉腿的肌肉不住抖动着,双手由于被捆住而淒惨的挣扎着。
  ‘你到底说不说呀?“
  肥原狠狠地把银针慢慢的刺入姑娘的花蕊内,尿道口的肌肉被烤的直冒青烟,鲜血从姑娘尿道口被高温的银针烤的弥漫出一股血醒味。
  “——啊——我——我——”姑娘张嘴发出抖动声。
  肥原抽出姑娘尿道内的银针,一股鲜血从姑娘尿道内流出。
  肥原从火炉中钳起一枚烧的发白的三角形烙铁在姑娘眼前晃了晃狞笑道:“周小姐,说出来吧,要不然不要想着结束,现在才刚刚开始。”
  周洁软弱的摇摇头,痛苦的闭上美目。
  见周洁不说,肥原狠狠的将烙铁按在姑娘被翻开的左侧大阴唇上。
  “哎呀——哦——”姑娘一声撕裂心肺的惨叫,一双玉腿的肌肉不住的收缩,洁白的玉足被捆着的绳子扣出几道红印,她的头向后仰起,一双眼珠像要从眼眶中突出来一样,几秒钟后“砰”的一声她的身躯重新落回刑凳上。
  旁边的一名打手将冷水倒在姑娘满是汗水及泪水的脸上,把姑娘弄醒。姑娘睁开了眼睛,呆滞的看着屋顶。
  肥原又重新换了一块烙铁。托起姑娘的下巴道“周小姐,说不说。”
  姑娘张了张嘴,只是往外流出了一口带血丝的口水。
  肥原把烧红的烙铁狠狠按在姑娘另一侧阴唇上。
  一股青烟冒起。
  姑娘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惨叫。被捆住的双手疯狂的掐在木杠上,她再度晕死过去。
  她的两片鲜红的阴唇已被烤焦了,松懈的贴在她的大腿内侧,尿道口渗出丝丝黄白相间的液体,长发粘在满是汗水的脸上,刑室内充满了皮肉的焦臭看着昏死的姑娘一丝不挂的玉体,肥原命令打手用冷水泼醒她。
  “周小姐,怎么样,说不说。”
  姑娘呆了一会儿,竖决地摇摇头,闭上了一双美目,晶莹的泪珠从她脸上滑落。
  肥原从火炉中取出一枚烧红的烙铁,左手摸弄着姑娘被烤焦的两片大阴唇,豪不留情的按在姑娘的阴道口上。
  “嘶啦!”一声姑娘的下体冒起一阵青烟。
  “呀——我——我——妈妈——”姑娘的喉咙咕咕作响,她的身体向上抬起,一会儿才落回刑凳上。
  “说不说。”
  肥原又换了一块烙铁,重重按在姑娘的阴部,在姑娘鲜红的阴部重重地转了一个完整的圈。
  姑娘的两条玉腿剧烈痉挛着向两边翻开,姑娘的叫声完全噎在了喉咙口,她只是疯狂的向后仰她的头,从嘴边冒出的是白白的泡沫。
  “我——我——不——不——说——”
  肥原的刑讯以失败告终,他命令打手将姑娘拖回刑房,并给予良好的治疗。
  #####
  一月以后。
  肥原回到特高科办公室,点上一支香烟。
  “的的的”响起敲门声。
  “谁?”
  “报告少佐,是帝国日报的刘影小姐。”
  “请她进来。”
  门打开,一位身着旗袍,身载修长,打扮入时的美貌姑娘步入室内手上提着一只黑色皮包,旗袍的开叉处露出一大载白腿。
  “哟,是我们的大美人刘小姐,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肥原君,听说你们抓住了一名女共党,不想在帝国日报上说点什么吗?”
  “别提了,那女联络员什么也没说,这真是我的耻辱。”
  “哦,是这样,那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来,刘小姐,坐一会吧!”
  肥原拉住姑娘的手,把她拖坐在自已腿上,一只手已摸索向姑娘高耸的胸部。
  “肥原少佐,不要这样,我还有事呢。”刘影一把推开肥原的手“叮呤呤”
  电话响起“谁?”肥原恼怒的拿起电话听了两句,脸上已起了变化。
  “嗨!嗨!明天立即将女联络员送往特刑科,松本大佐阁下。”
  “肥原君,你忙,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看着刘影远去的身影,肥原恨的牙痒痒。
  “我一定会弄你上手的。”肥原暗暗发势。
  (二)
  一辆囚车在两辆军车的护卫下开出特高科大门出了县城开往位于县西的特刑科。
  “膏药旗在阳光下耀武扬威,军车上的日军刺刀在日光下闪闪生辉。
  车辆渐渐进入山区。
  “轰!”突然车尾传来一声巨响,最后一辆满载日军的军车已变成一团火焰载向山下。
  日军顿时乱成一团。
  枪声响成一片,日军纷纷载倒,几名日军躲藏在车后向冲上来的游击队还击,几名游击队员被击倒在地。
  一枚手雷准确的落在日军身边。
  囚车被打开,游击队28岁的女队长李玉秀紧紧握住一脸樵卒身着囚服的周洁道:“你受苦了。”周洁热泪盈眶紧紧包住周玉玲泣不成声道:“玉秀姐,他们真不是人——”
  “好了现在你安全了,我们快撤。”
  “什么!囚车被劫。”松本听着手下的报告脸色铁青。
  “一群饭桶,废物。”
  肥原进二及小队长山下浅见垂着头听着松本的诉训。
  “肥原少佐你想说什么?”松本见肥原欲言又止问道。
  “大佐阁下,你不觉得游击队此次劫车,在时间地点上似乎太准确了一点。”
  “此事只有你知我知,你不会向游击队泻秘吧,你到底想说什么。
  “大佐阁下,我知道有个人可能泻秘,此事太可疑了。”
  “肥原君,快说,这可不是帝国军人的作风。”
  “是这样,昨天阁下打电话来的时候,帝国日报的女记者刘影小姐正在我的办公室,说是听说我们抓了个女共产党想在帝国日报上发表新闻,帝国日报从来不和军方挂鈎,所以我觉得刘影小姐很可疑。”
  “把她控制起来。”
  日军宪兵队的摩托车在街上驶,带起一片尘土。
  在别州县城西街4号刘影的住处,已是人去楼空,地板上尚在燃料未完的资料,可见她走的很勿忙。
  “给我追。”
  摩托车开向城门。
  “离开多久了?”肥原问城门守卫。
  “大约1个小时,她是走着去的少佐阁下。”
  刘影快步走在小路上,摩托车声隐隐传来,她回头一看,只见十几辆摩托车向她逼来,她知道被发现了,进入山区还有半小时路程,她知道来不及了。她拨出小手枪检查了一下子弹,数了一下一共34发,她将最后一发留了下来,她从一开始做地下工作时就准备有一天会暴露身份,她为救战友而暴露身份一点也不感到后悔。
  “啪”一发子弹趔过发边。刘影伏下身来,对着渐近的车队扣动了板机,一名日军顿时从车上载下来,摩托车冲上一条水沟将另一名日军抛了出来,重重摔在地上。
  日军散了开来,子弹不住飞来。
  刘影冷静的射击着,七八名日军倒在地上。
  “刘小姐,你的子弹不多了跑不了了,投降吧!”
  回答他的是子弹。
  “抓活的,小心开枪。”肥原命令。
  刘影知道落在他们手里会生不如死,她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已。
  刘影翻过一条小沟正想伏下来,一颗子弹击中了她的小腿。
  鲜血从她洁白滑嫩的小腿滴下来。刘影忍住痛又击倒了两名日军。
  两名日军从侧面扑上来,刘影击倒那两名日军,然后从容举枪向太阳穴瞄准,正欲扣动板机,一只脚从身后飞来,一脚踢开了她手中的枪,将她的双手反扭向后。
  刘影痛苦的闭上眼睛,一个阴沈的声音响起“刘小姐,你一定会受到我们的优侍的。”
  #######
  这是日军特别刑讯室的一间地下刑房,在昏暗的灯光下,地上放满了各种刑具。
  肥原坐在一张太师椅上,身后站?名彪形大汉。
  “当”左侧刑室的门打开,身着旗袍的刘影被推了进来,自昨天被俘后,刘影便一直被关在特刑科。
  刘影正了正身子,拢了拢头发,挣脱了身后日军的扶持,平静道我自已会走。
  肥原笑道“刘小姐很高兴,这么快又见到你,请坐。”
  “畜生,我可不高兴见到你。”
  “刘小姐,凭你这样的脸旦及身段,做一个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简直太委屈你了,只要你说出别州城内其他人员的名字,我保你前途无量。
  “肥原你太看得起我了,我一个记者哪会知道别州共产党员的名字。
  “刘影小姐这么说你是不想和皇军合作了,我会让你知道皇军是多么想念你的肉体。”肥原淫笑着命令打手将刘影拖到左侧一具“大”字形木架上将她的四肢分开绑在刑架上,肥原淫笑着来到刑架前解开刘影的领口,将手伸进刘影的胸部。
  “畜生。”刘影痛苦的闭上美目,她知道日军想对她干什么,她后悔为什么不早点向自已开枪,现在她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两滴处女清泪从她光洁的脸颊滑落,她下定决心去战胜日军带给她的淫侮及摧残。
  “哦——”她感到酥胸一阵麻痒。只见肥原已“撕啦”一声撕开姑娘的胸衣,姑娘那两只洁白饱满的双乳已全完呈现出来。
  肥原淫笑着从姑娘腋下托起姑娘的双乳向中间挤压道:“刘小姐你的奶子好白好大呀,皇军定要好好品尝。”
  姑娘美目紧闭,双颊殷红“啊——”突然姑娘发出一声尖叫,被捆紧的双手挣扎着,头晃动着。
  只见肥原已一只含住姑娘那粉红色的左侧乳头,叼在嘴里吸弄着。
  姑娘还是一个未经人道的处女,那经得住肥原如此玩弄,不由失声尖叫起来。
  “刘小姐,滋味不错吧!这还只是开个头呢,说吧,不然后面的你更受不了。”
  刘影偏过头去,银牙紧紧咬住下唇,竭力让自已发出声音。
  肥原淫笑着蹲下来,来到被分开捆着的姑娘的玉腿下,淫笑着揭起姑娘的旗袍的下摆,将手沿着姑娘白嫩的玉腿缓缓向上,将手楔入姑娘月白色内裤中。
  姑娘大口喘着气,白嫩的玉腿不自然的扭曲着。突然姑娘感到下体一凉,肥原已一把撕开姑娘的月白色裘裤,姑娘那美妙的处女胴体已完全呈现在日军的眼前。
  那是什样一种情景啊!在昏暗的灯光下,年轻美貌的姑娘被一丝不挂捆在一具“大”字刑架上,几名日军正遂涎欲滴的看着姑娘的裸体。
  只见姑娘四肢被紧紧捆在木柱上,肌肤白皙,胸前两只半球形的乳房高高耸起,粉红色的乳头点缀在洁白的乳房上,平洁光滑的小腹下面是乌黑的密草地,两条修长的玉腿浑圆而结实。
  肥原看得欲火难耐,他淫笑着将手楔入姑娘下体细细的肉缝中将姑娘的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向两边分开,然后一只吻住姑娘的阴部。
  “哦——”姑娘扭动了一下玉腿。
  肥原的舌头舔吸着姑娘的下身,将舌头慢慢插入姑娘未经人道的阴道内,吸弄了一会儿,肥原将舌头拨出,双手分开姑娘的阴唇,慢慢剥出姑娘那被阴唇包裹的粉红色的蒂,将左手食指在口中一湿,按在姑娘粉红色的阴蒂上,搓弄起来。
  “啊——畜生——哦——”姑娘的头扭动着,她感到下体阵阵酥痒难忍。
  看着在刑架上挣扎的姑娘,肥原淫笑着吸憩着姑娘的阴部,并用嘴含住姑娘的阴蒂,并用牙齿轻轻咬姑娘的阴蒂。
  “哦——”姑娘忍不住娇啼起来。
  “怎么样,刘小姐,上天堂了吧!说不说?”
  刘影清醒过来,她羞愧自已什么会如此淫荡,喘了一口气,她轻轻摇摇头。
  肥原见姑娘不说,便命令打手将刘影一丝不挂的玉体拖到一张四周有铁扣的刑床前,将姑娘仰面按在刑床上,将她的四肢扣在床的四周,然后淫笑着将一个木枕塞入姑娘臀下,使姑娘的阴部高高抬起。
  肥原爬上刑床,跪在姑娘玉腿上,用手扒开姑娘的阴道,第一个将肉棒插入姑娘还是处女的阴道。
  刑室内顿时响起姑娘撕裂心肺的惨叫,肥原双手捏弄着姑娘洁白的奶子,一边抽动着,鲜血从姑娘的细小的肉缝中流出,姑娘的头痛苦的摆动着泪水汗水从姑娘的脸颊流下来,她那秀发粘在她满是汗水有脸上。
  肥原压在姑娘身上,一阵阵插抽着,姑娘的两只白生生的乳房沉重的摆动着,大约半个小时,肥原满足的将精液射入姑娘的阴道深处。
  未容姑娘喘口气,第二名打手再度将肉棒捅入姑娘阴道内。
  鲜血从姑娘玉臀下滴出,一会儿姑娘的下体刑床上已积起了一大滩。
  肉棍一次次捅入姑娘狭小有阴道,每一次的插入便将姑娘的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带的陷进去,每一次的拨出将姑娘的阴唇带的翻出来,姑娘痛的死去活来,当第五名打手从她玉体上起来时,姑娘已第三次被插撒昏过去。
  只见姑娘的雪白的乳房上满是红斑,下体简直像浸在血中,两片阴唇被插的向两边分开,乌黑的阴毛粘在粘湿的玉腿内侧,原本细细的肉缝成了一个血洞。
  冷水浇在姑娘头上,刘影慢慢醒来。
  肥原没有放过姑娘,他命令手下打手用盐水刷姑娘的阴道,姑娘惨叫起来。
  肥原又命令打手将浓盐水灌入姑娘的阴道,然后将姑娘身上的物洗净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奸淫。
  为了迫使姑娘开口,撤底摧毁姑娘的心理防线,肥原又叫来了20多名日军大汉,他们在刑室内排起了长队。
  姑娘被仰面按在一张木台子上,双手反捆在木台背后,两名日军一边一人拉开姑娘的双腿,使姑娘的生殖器完全呈现出来,日军一个个爬上姑娘洁白娇柔的玉体。
  姑娘发出阵阵惨叫,日军一个个从姑娘的肉体上得到了满足,轮到第十个时姑娘已经没有力气惨叫了,随着日军的插入她只是痛苦的摆着头。
  日军又把她从刑台上解下,用冷水洗净物,把她拖到一个门框样的刑架前,将她双手并拢吊在横梁上,使她的双脚刚离地,然后又用绳子捆住她的脚向两边分开捆在木柱上,两名日军一前一后同时开始插抽起来。
  “啊——畜生——”姑娘再并度惨叫起来。
  两名日军淫笑着像插一块肉一样操着,鲜血从姑娘的阴道内流出,顺着姑娘雪白的玉腿一滴滴在地上。
  每当姑娘昏死过去,肥原便命令日军用冷水泼醒姑娘,这样的兽行整整持续了一整天,姑娘被轮的死去活来。傍晚肥原命令给姑娘喂了一点米汤,可怜一代佳人被轮奸的不似人形。
  第二天一早,肥原来到刑室,肥原狞笑着来到刑架前,托起姑娘的下巴道“刘小姐,昨天滋味不错吧!你一定得到了生理上最大的满足了吧,说出来吧,你跟城里的谁有联系,说出来你还可以做帝国日报的女记者。”
  “不,没有人。”刘影轻轻的摇摇头。
  “这么说,刘小姐你也是不肯说了。”肥原一摆头狞笑道:“来人,给刘小姐尝点历害的,没有女人会不开口的。”
  两名彪形打手狞笑着来到刑架前,从地上拿起两根电线,淫笑着将电线绕在刘影那两颗勃起的乳头上。
  肥原一挥手,打手摇动发电机。
  “啊——”刘影的身子猛的向上弓起,蓝色的电弧在姑娘乳头上闪现。
  肥原及打手看着赤身裸体在刑架上摆动的刘影,不由瞪起色欲的眼睛哈哈大笑,——电压持续升高,刘影赤裸的身体在刑架上挣扎着,撕心裂肺的惨叫着汗水和泪水不住滴落在地上。
  “停”肥原站起来命令道。
  “叭”的一声刘影赤裸的玉体回落到刑架上,她吃力的喘着气,限怒的盯着肥原。
  肥原打了一个寒噤,沉下脸说“刘小姐,怎么样,招吧!”
  “呸,野兽。”刘影圆睁凤目,用沙哑的声音怒斥道“你们这群禽兽不知残害了多少百姓,我早就恨死你们了,恨不得杀光你们,通知游击队是我一个人所为,没有什么好招供的——”
  “八格牙鲁。”肥原猛站起来,气的脸色发青,狰狞毕露道“给我用刑。”
  两名日军将刘影从横梁上解下拖到一具“老虎凳”上,将她按在凳上双手呈一字形拉开,捆紧,一双白嫩的玉腿被并拢捆在凳上,从她膝上方捆上绳子。
  肥原淫笑着来到刑架前用手托起姑娘那两只丰满浑圆呈半球形的乳房捏搓着
  道“刘小姐,你的奶子好白,好大,比上次抓到的女共产党的奶子还大,可惜由于你的泻秘而被救了,今天就让你的奶子尝尝那味道吧!”
  一名打手立即从地上拿起一个铁盒,打开只见里放着三十几支长约3寸泛着暗红色的银针。
  肥原接过银针,左手狞笑着托住姑娘的左乳,右手淫笑着将银针缓缓插入姑娘粉红色的乳头。
  姑娘的身子收缩了起来,但她银牙紧咬没有吭声。
  肥原再将另一支银针插入姑娘的乳眼,细小的血珠从姑娘的乳头上流出。
  “说点什么,刘小姐,这还只是个开始。”
  姑娘只是摇头,没有吭声。
  肥原命令打手用银针刺姑娘的手指及脚趾,当姑娘的十指插满了银针时,姑娘已第三次昏死过去。
  冷水泼在姑娘一丝不挂的玉体上。
  “刘小姐,说吧。”
  姑娘摇摇头。
  肥原命令打手从内室抬出一盆碳火,肥原将十几枚烙铁放入火中,然后来到姑娘身前,托起姑娘的下巴狞笑道“刘小姐,现在开口还来得及,不要到忍不住的时候才招供。”
  “不,没有人。”
  肥原从火中拿起一块烧红的烙铁,来到刑架前,将烙铁按在姑娘的白嫩的脚心。
  “哎呀——”姑娘的裸体扭向另一边,双脚住的抽缩。
  肥原拿开烙铁,姑娘白嫩的脚心出现了一个烙焦的形迹。
  “说不说。”肥原重新换了一把烧好的烙铁,然后左手捏住姑娘的乳头将烙铁按在姑娘的乳房外侧。
  姑娘的喉咙在激励的上下抽动着,把牙齿咬的咯咯响,但是没有张嘴回答。
  当另一块烧红的烙铁狠狠按在姑娘乳房内侧时,姑娘失声尖叫起来,她被捆紧的双手发疯似的在空中抓握着,拼命的踏蹬着捆住的脚。
  “刘影小姐说不说。”肥原狞笑着问。
  姑娘没有回答。
  肥原拿开烙铁。残忍的用手撕开姑娘被火烤焦的乳房上的皮肤,鲜血从姑娘的一只乳房上流了下来。
  肥原再度将烧的发白的烙铁按在姑娘红嫩的皮肉上。
  “啊——”一股青烟混着血腥气升起。
  姑娘昏死了。冷水泼醒,姑娘。
  酷刑还在进行。
  肥原把从新烧红的烙铁在姑娘眼前晃了晃道“刘小姐说不说?”
  刘影张了张嘴,痛苦的遥遥头。
  肥原把烙铁猛按在姑娘的右乳峰上。
  “哎哟——哦——”姑娘白洁的乳房上腾起一阵青烟。
  她的头猛的向后仰起,几秒钟后再重重的落下来,她再次被折磨的昏死过去。
  全身都像绞紧的海棉一样往外涌出汗水。
  一名打手将冷水泼到姑娘下体,姑娘醒过来。
  肥原一把拉起姑娘的头发狠狠道“刘小姐,说不说。”
  姑娘嘘弱的摇摇头。
  肥原命令手下将姑娘从“老虎凳”上解下,将混身软瘫的姑娘拖到一张拱形的“Y ”形刑架前,将她仰面按在刑架上,双手反捆凳背,双腿拉开,分别捆在两侧凳脚上,使姑娘的下身完全裸露在眼前,以便对姑娘的下身用刑。
  “刘小姐,说吧,真不想在这么美妙的地方用刑。”肥原淫笑着用手翻开姑娘那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将手指插入姑娘窄小的阴道中,用手指扣弄着。
  姑娘没有回答。肥原用手指插弄着姑娘的阴道突然又起了欲望。他用手分开姑娘的两片阴唇,将肉棍挤入姑娘的阴道内,抽插了起来。
  姑娘皱着秀眉,轻轻的呻吟着。
  五名日军再度在姑娘的肉体上得到了满足。
  第五名日军从姑娘下体抽出软化的肉棍,乳白的精液从姑娘微微张开的阴道内流了出来。
  “刘小姐,最后再问你一次,你说不说,不然将对你的下身用刑。”
  刘影的勃子僵在那里,双眼呆癡的盯着屋顶,轻轻地遥了遥头。
  肥原从火中取出一枚烧红的烙铁,左手拿起一块湿布翻开姑娘的左侧阴唇,狠狠的将烙铁按在姑娘的阴唇上。
  “哎呀——”姑娘的整个人从刑椅上弹起来,被捆紧的双腿不受控制的抖动着,几秒钟后才“砰”的一声落回刑凳上,肥原重新换了一把烧红的烙铁,按在姑娘另一片阴唇上。
  “哎——”姑娘的声音停在喉咙里。
  “说不说?”
  “我——我——哎呀——”肥原将那烧得发白的三角形烙铁的尖锐部按在姑娘粉红色的阴蒂上。
  一股黄浊的尿液从姑娘的阴道内喷了出来,流了肥原一手,姑娘小便失禁了。
  “说不说。”
  “我——我——哦——”
  “别急,好姑娘,不要想着结束,还差得远呢?”
  肥原淫笑着放开姑娘的阴唇。
  肥原将烧红的铁筷用湿布裹住一端,然后将铁筷缓缓插入姑娘白嫩的玉腿内侧。
  鲜血和黑烟从姑娘的玉腿上涌出,铁筷深深的刺入姑娘的白腿中姑娘惨叫着,玉腿痉挛似的的抽触着。烧红的铁筷一次次插入姑娘的嫩腿中,姑娘丰满的玉腿被铁筷刺出了十几个深深的血洞。
  肥原将一个扩阴器塞入姑娘的阴道,向两边打开,姑娘那充血的阴道肉襞呈现出来,红嫩的肉折里充塞着轮奸留下来的乳白色的精液,深处是姑娘那粉红色的子宫口。
  “说不说?”
  姑娘吃力的摇摇头。
  肥原拿起一根烧红的铁筷从扩阴器中伸进去,猛按在姑娘粉红色娇柔的阴道皱襞上。
  “哎呀——”姑娘再次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双腿不受控制的扭动着黄浊的尿液浑着血水从姑娘阴道内喷出。
  “说不说?”肥原气急败坏的嚎叫。
  姑娘没有回答。
  肥原再次拿起一根烤红的铁筷,从扩阴器中伸进去,一直插入姑娘的子宫口中。
  “啊——痛——痛死了——哎呀——”姑娘双腿痉挛着,被捆着的双手硼的紧紧的,手指在空中乱握。姑娘的痛的混身大汗,一股股的尿水从姑娘的阴道内喷出。
  “你到底说不说?”肥原抽出铁筷,猛按着扩阴器在姑娘阴道内旋转着,姑娘的生殖器官被完全摧残了,鲜血从姑娘阴道内激射而出。肥原拨出扩阴器,姑娘的下身简直成了一个血洞。
  “说不说?”肥原疯狂的把一块烧得发白的烙铁狠狠的按在姑娘血流不止的阴道上。
  “哎呀——”姑娘的惨叫声中,刑室内腾起了一股腥淫气,原来在残酷的烙刑中,姑娘的阴道内竟然泻出一股阴精。
  姑娘昏死了。
  肥原目光呆癡的看着受尽酷刑,竖贞不屈的少女。
  (三)
  接连泼了两桶冷水,少女才渐渐苏醒过来。
  肥原狞笑着用手指拨弄着姑娘肿烂的下身道:“刘小姐再不说,死了死了的有。”
  “畜生,中国人是杀不完的。”
  肥原命令打手将姑娘从刑凳上解下,拖到一张长方形刑凳上,将姑娘双手反捆凳背后,双腿拉开捆住,然后肥原淫笑着打开一只白色铁箱,从中拿出一根手电筒样的粗铁棍,狞笑道:“刘小姐,让你尝尝最新式的刑罚。
  肥原狞笑着接上电源,打开,:“嗡嗡”铁粗发出一陈声音,肥原狞笑着再打开一个按扭“唰”铁棍的头部打开一个细铁丝圈,蓝色的电波在铁棍的头部打光。
  “啪”肥原关了电源淫笑着:“刘小姐想不想尝尝?”
  “畜生,你们简直不是人,是兽。”
  这么说刘小姐是不想说的了。
  肥原命令打手用冷水冲净姑娘下身的物,然后狞笑着用手分开姑娘那两片因受刑而渗着黄色粘水的阴唇。将手电筒粗的铁棍整根插入姑娘的阴道内,铁棍旋转起来。
  “哦”姑娘紧皱秀眉,忍受着下身的巨痛。
  “什么样,说不说啊?”
  姑娘一声不哼。
  “啪”肥原打开电源。
  “哎呀——”姑娘猛的整个人扭曲起来发出一声极其刺耳的惨叫。
  姑娘的小腹隆起一个高点,发出:嗡嗡的声音。
  “啊——不要——哎呀——停下停下——哎呀——”姑娘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她的一双白嫩的玉腿淒惨的挣扎着,双手疯狂的握捏着,阴血从她的阴道内涌出。
  “说不说?”
  “哎呀——我——我说——哎呀——”
  “啪”肥原关掉电源。
  “说吧。”
  “城西——”姑娘虚弱的轻声道。
  “大声点”肥原凑过身去。
  突然肥原发出一声惨叫,只见他的一只耳朵竟被姑娘一口咬了下来。
  “混蛋。”肥原痛叫着捂着血淋淋的左耳命令打手开大电源。
  刑凳上姑娘一丝不挂的裸体剧烈的抽动着。
  电压持续加大,蓝色的电弧在姑娘阴道内上下飞窜,姑娘的两片阴唇像被人用力拉开一样强直的形成一个粉红色的洞穴,阴道内壁的肉折像要被挤出来一样。
  “啊——”姑娘惨叫着,整个人向上弓起。手脚竭力的挣扎着。
  “啪”肥原关掉电源,姑娘整个人软瘫在刑凳上,大口喘着气,如玉般的身子像从水中捞出一样,红白相间的粘液和血液从姑娘那被分开捆着的玉腿根部流出。
  肥原狞笑着问道“刘小姐,招不招?”
  刘影只是不招。
  肥原再次将电源升上去。
  姑娘的玉体再次抬起来,发出的惨叫已不似人声。
  这样的酷刑整整持续了二个小时,姑娘再次昏死过去。
  肥原将铁棍从姑娘下身拨出,一股血水立即涌了出来,肥原命令打手匆匆为姑娘止血,然后送回大牢。
  肥原从翠花楼下来已是二更时分,酒醉不清醒的从楼上下来,差点摔在地上,肥原转过一个楼角突觉眼前黑影一闪,一个女人娇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许动,不然打死你。”肥原觉察到一把小手枪顶着腰部,回头一看只见两名俏丽的姑娘站在身后,一身黑衣,其中之一竞是被救的周洁。
  肥原这冷血的刽子手竞吓的软瘫了下去,肥原知道这次性命难保。
  两名姑娘将肥原拖到成西一间小泥屋内,关上门,点上灯,一名中年汉子正冷冷的看着肥原,这汉子正是茶店老板王振林。
  肥原看到这儿什么都明白了。
  “说,刘影关在什么地方。”
  肥原这个贴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软弱的衰求“不要杀我,我我全说。”
  黎明前是最黑暗的时间,别州日军黑狱大牢东侧的一条小港里飞起一条索子,三名黑衣人翻入内侧。
  过了一条小道,昏暗的灯光下一保日军哨兵正在打困。
  这三名黑衣人不用说就是周洁、王振林和女游击队员杨玉萍。
  王振林摸上前,捂住日军哨兵的勃子就是一刀。
  然后将尸体拖向树影中。
  三人进入内室。血醒气弥漫。
  三人在最内侧一间刑房内发现了一丝不挂昏迷的刘影。
  刘影被捆在一根木柱上,就是在治疗过程中日军也没有放过对她的奸污。她的下体血迹斑斑,一代佳人在不到三天的拷打中被折磨的不似人形。
  “这群畜生。”
  三人背着刘影撤离大牢。
  成西的一间不起眼的小木楼地下三米处的一个小空间内,刘影被放在一张棉床上,她依就昏迷不醒,还发起了高烧,被烙焦的皮肤渗着黄白相渐的脓水。
  “一定要救她。”看着刘影的惨状,周洁的眼泪滴下来。要不是为救她,刘影也不会暴露而惨遭酷刑,想起被俘后日军施开她的诸多兽行周洁忍不住又滴下泪水。
  清晨,胶州城震动了,日军少佐肥原进二被吊死在城门口,牢中女俘被救晃如在日军中扔下了一颗巨形炸弹。
  日军南京本部命令严查此案。一定要从肉体上消灭游击队。
  别州开始戒严,日军宪兵队,汉奸便衣队,倾巢而出搜寻游击队,平原城的日军本部向胶州增派一个鬼子大队并派晴原中佐任大队长。
  晴原赤一以前是一个医术低下的外科医生,好色而残暴,留着仁丹胡一脸横肉,9.18事件后加入关东军,并凭藉其残暴很快升宫至少佐,1937年1 2月南京城破,晴原所属的阪原师团参加了血醒的南京大屠杀,是一个粘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
  日军开始挨家挨户的搜索。
  为救刘影,杨玉萍决定冒险抢药。
  杨玉萍穿上高档白绸缎旗袍和法式高跟鞋,显示出女性高贵娇媚气质,把自已打扮成一个贵夫人的样子,然后向城里最大的一所药店去。
  杨玉萍买了消炎用的盘尼西林,买药的过程极其顺利,殊不知晴原得知女俘被救后料定会来买消炎药,早在药店设下埋伏。
  杨玉萍一出药店,四名便衣队已跟了上去。
  杨玉萍感到有人跟踪她已快要到城西,为了不暴露周洁她们,杨玉萍急中生智女绕圈子向城东去,并加快了脚步。四名便衣队紧紧跟上去,杨玉萍知道不好,她掏出手枪,一侧身闪入一条小巷反手一枪打死一名汉奸,三名汉奸缩回头去,她加快脚步,刚步出小巷,摩托车声传来,日军已围住了小巷。
  杨玉萍沈着的射击,日军呈扇形围上来,当打完最后一粒子弹时,杨玉萍拉开了手榴弹引线,眼看手雷冒着丝丝白烟,一名日军竞不顾死活上前扭住杨玉萍,将冒烟的手榴弹掷向东侧。“轰‘手榴弹在便衣队中爆炸了,四名便前队员被炸的血肉横飞。就这样如花似玉的女游击队员被俘了,等待她的是令人发指的兽行。
  这是一间散发着血醒味的地下刑室。
  地上满放着各式刑具,晴原坐在一张太师椅上。
  刑讯女人是晴原的嗜好,当年南京破获的女子别队的39名女俘在他手中受尽酷刑后被折磨致死,女子别动队的队长吕瑞凤是一个年约29岁的东方美人晴原整整使人轮奸了她三个日夜,用烧红的烙铁烫她的胸部和阴部用棍子捅阴道,最后又用刀割下她两只丰满的乳房,又一条条撕下她的大阴唇和小阴唇将她的生殖器整个割下下酒,将姑娘活活折磨致死。
  晴原可不想女俘马上招供,他要对女俘来个下马威。
  杨玉萍被推进来,按坐在一张椅子上,晴原命令打手将她拖到一个刑架下,将她双手捆住,然后用一个钩子吊起来使她的脚刚刚开地,晴原淫笑着命令打手剥光杨玉萍的衣服,杨玉萍那洁白的玉腿饱满的乳房便显示出来,两条洁白修长的玉腿根部仅有一条月白色裘裤包住她那一个姑娘最神密处。洁白的赤足伸展着。
  杨玉萍羞涩的闭上美目。
  晴原淫笑道:“杨小姐,先让你跳个美人裸体伦巴。”
  晴原命令打手将姑娘吊高,一名打手将一张闪亮的不锈钢电桌推到杨玉萍赤足下。
  “杨小姐想来想说点什么?”
  “你想要的我都知道,但你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你所想要的。”杨玉萍蔑视了晴原一眼闭上美目。
  “杨小姐,口气不要太硬,在我手中没有女人能不开口,由其是你这样的美人,你一定会告诉我的。”晴原抽出一块手帕拭了拭嘴角对打手道:“放”
  拉绳索的打手一放绳。
  杨玉萍立即落在电桌上。
  “啊——啊——”杨玉萍踩动着电桌,赤足在电桌上放着蓝色的电芒。
  电压被调到110伏。
  “啊——啊——”杨玉萍惨叫着,泪水和着汉水从她那脸上滴落在电桌上发出“啪啪”的电芒,郑如萍双脚淒惨的踩动着,两只丰满的乳房频频抛动。
  晴原和打手不由睁大色欲的眼睛发出哈哈大笑。
  “啊——哎——”杨玉萍撕哑的惨叫一声昏死过去,她全身像刚从水中捞出一样月白色裘裤贴在玉腿根部黑耸耸的朦胧的显示出女性的奥秘。
  “哗”冷水泼在郑如萍几近赤裸的玉体上。
  杨玉萍悠悠醒来。
  “什么样,杨小姐,说不说?”
  “畜生。”杨玉萍美目一闭偏过头去。
  “是吗!杨小姐我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畜生。”
  晴原眼露色光淫笑着命令打手将杨玉萍拖到一张大木刑台上,将她仰面按在刑台上,将她的双手捆在木台的两侧,然后两名打手攥住姑娘的双腿向两边用力将姑娘的双腿拉开紧紧捆在木台的两侧。
  这时姑娘便成了一个诱人的“大”字形。
  晴原淫笑着爬上刑台。
  “哦——畜生”杨玉萍感到下体一凉,原来晴原已扒下姑娘的内裤,晴原淫笑着用手分开姑娘黑黑的阴毛,只见一条细细的肉缝,晴原分开姑娘的两片阴唇淫笑着将手楔入姑娘的肉缝中。
  “啊——”杨玉萍不由发出一声尖叫,洁白的玉腿抖动了一下。她感到一个冰凉的物体进入了她体内,她闭上美目,屈辱的泪水从她眼角滴落。
  晴原淫笑着将手指插入姑娘处女的阴道感到又干又涩,便抽出手指在她的阴道口搓弄起姑娘那粉红色的小阴唇及阴蒂。晴原以前学过医他知道一个姑娘的敏感之处在那里,好不容易抓住了一名这么漂亮的女俘他要好好享受,最好能要性欲上征服她,以便以后好好玩弄。
  晴原分开姑娘的阴唇包皮,用手搓弄姑娘的阴蒂,伏下身又淫笑着一口吻住姑娘的阴部用嘴轻咬姑娘的阴蒂。
  杨玉萍双目闭紧,她感到下身一阵阵的奇痒难忍,她以无上毅力忍受着晴原的吸弄。
  晴原的舌头一遍遍舔过姑娘的阴户,并将舌尖插入姑娘的阴道。
  杨玉萍一声不哼任由晴原弄着,晴原舔吸了一个多小时见姑娘豪无反应不由停止了这种无意义的吸弄而开始将肉棒插入姑娘肥美的阴穴。
  晴原淫笑着跪住姑娘的玉腿,左手分开姑娘的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右手将粗长的肉棍顶在姑娘的阴道口,然后一用力,猛的将肉棍插入姑娘肉穴。
  “呵——”姑娘一声惨叫,头猛的仰起,长长的秀发抛向两边。
  晴原粗暴的进入令姑娘痛的彻心彻肺。
  杨玉萍感到下体一陈巨裂的疼痛,忍不住惨叫出声,晴原肉棒的深入,她感到下体出血了,处女清泪盈满了眼眶,杨玉萍死死咬紧下唇。
  晴原整根肉棒完全插入杨玉萍肉穴内,这是一个未经人道的姑娘所不能忍受的痛,姑娘痛的秀眉紧皱,晴原淫笑着一次次插入再抽出来,血从姑娘的肉缝内流出来晴原狞笑着一边捏搓着姑娘的双乳,一边用力插入,姑娘的白腿根部被血染的殷红,终于一股液体射入姑娘体内。
  “波”的一声晴原从姑娘体内抽出肉棍,杨玉萍痛的一声惨哼,只见她那下体一片狼籍,乌黑的阴毛东倒西歪,两片阴唇向内侧陷入,白色的精液混着阴血从姑娘肉缝中流出,姑娘那洁白的玉腿内侧也粘着血迹。
  晴原爬下刑台,从地上拿起姑娘被剥下的月白色裘裤,按在姑娘流血不止的下体,直到内裤变成红色,晴原极其淫秽的将红色内裤到杨玉萍眼前一晃,淫笑道“杨小姐,滋味不错吧,说吧”
  杨玉萍痛苦的闭上美目,偏过头去,她想起了地洞中的刘影。
  见杨玉萍不说,晴原命令打手在杨玉萍玉臀下塞进两块砖,抬高她的下体,然后命令打手对杨玉萍进行残暴的轮奸,晴原想借此摧毁姑娘的防线。
  一个、二个、三个——打手们一个个从姑娘洁白的肉体上得到了满足,杨玉萍一声不哼,只有在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呻吟了几声,到中午的时候轮奸才结束,杨玉萍昏死了好几次,她的下身被插的血肉模糊,晴原命令打手给她灌了一点米汤使她恢复一点元气,以便下午继续用刑。
  下午,晴原和几名打手抬着一个黑黑的铁傢伙回到刑室。
  姑娘仰躺在刑台上,失神的眼睛望着天花板,她的下身血迹斑斑,阴唇上的血迹已干固了。
  “什么样,想不想说。”
  “呸!畜生。”杨玉萍吃力的骂道。
  “会让你开口的。”晴原命令打手用冷水冲净姑娘的下身。
  然后将姑娘一丝不挂的玉体抬到一张长方形铁床上,将姑娘仰面按在铁床上,将姑娘的双手拉向向后的两根铁柱上用绳子捆紧,将她的双腿分开架起在铁床的两侧,两只铁扣紧紧扣住姑娘的膝部。晴原来到姑娘被分开捆着的腿前,盯着姑娘因双腿被分开扣住而微微绽开的阴部,狞笑道“杨小姐说不说。”
  姑娘坚强的摇摇头。
  晴原挥挥手,两名日军上前,将两根细电线绕在姑娘那两只勃起的乳头上,然后将另两根电线接在两只夹子上,将两只夹子拿过来分开姑娘的两片阴唇,将夹子夹在两片阴唇上。
  “说不说。”晴原伏在姑娘头边道。
  姑娘摇摇头。晴原挥挥手一名打手立即摇动那黑色的铁傢伙——发电机,“啪啪”蓝色的指示灯亮了起来。
  晴原狞笑着合上电源。
  “啊——”刑室中顿时响起姑娘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姑娘的整个人向上弓起,两条洁白的玉腿强直的伸向前方,双臂向后强直的收缩。
  “啪啪”电床上响起火花声。
  几名日军有趣的看着受刑的女俘。
  三分钟后,晴原关了电源。
  “啪”姑娘的玉体落回刑床上。
  姑娘大口的喘着气,酥胸剧烈起伏着,洁白的玉体上满是汗水。
  “说不说”姑娘摇头。
  晴原猛的合上电源。
  “啊——”姑娘再次弓了起来。
  这次的电刑持续了10多分钟,直至姑娘昏死过去。
  “哗”冷水泼醒姑娘。晴原命令打手将姑娘从刑架上放下,拖到一个框形刑架下,用绳子捆住姑娘的手腕向两侧吊起,然后分开姑娘的双足向两侧捆紧,姑娘成了一个“X ”形。
  晴原从地上拿起一个铁合打开从中取出一支长长的银针,来到刑架下。
  杨玉萍惊恐的看着晴原手中的银针。
  晴原狞笑着将手中的银针在姑娘的眼前晃晃道“杨小姐,说吧,不然这银针将插入你的腿心。
  “不要——”
  “那就说吧,刘影藏在什么地方,城里你们还有那些人?”
  “不”
  那就让你尝尝。“
  晴原一手捏住姑娘白嫩的左脚一手将银针顶在姑娘脚心慢慢的插进去。
  “呀——”姑娘惨叫着,血从姑娘白嫩的脚心流出,银针插入姑娘脚心从姑娘的脚背穿出。
  “说不说。”晴原一边晃动银针一边狠狠的问。
  “哎呀——”姑娘只是惨叫没有开口说话。
  晴原又把另一支银针插入姑娘的右脚。
  姑娘昏死了。
  “哗”冷水泼在姑娘头上,姑娘慢慢苏醒过来。
  晴原一把抓起姑娘的头发“说不说。”晴原狠狠的问。
  姑娘摇摇头。
  “臭婊子。”晴原拿起第三根银针从姑娘左侧的乳房根部插进去在姑娘右侧的乳房根部穿出来。
  “哎呀——我——我——不——”姑娘疯狂的挣扎使刑架“啪啪”作响,“说不说呀!”晴原丧心病狂的分开姑娘的阴唇将第四根银针从姑娘的尿道内深深的插了进去,一边插一边还转动着。
  “啊呀呀——”姑娘的玉体在刑架上淒惨的扭动着,晴原又命打手在银针上加火烧,刑室中传出阵惭焦臭味,银针被烧成红色。
  终于姑娘昏死了。
  冷水泼醒姑娘。
  拨出银针的过程又令杨玉萍脱了一层皮。
  “到底说不说。”晴原终于失去耐心。得到姑娘不说的答复后,晴原命令打手将姑娘捆到一个“大”铁架上,他决定对姑娘使用淫刑。
  晴原从地上刑具中打开一个皮箱,只见里面放着一列列长短不一的铁棍、木棍、胶棍。晴原从中拿起一根长约有二尺的粗铁棍狞笑着来到刑架前,蹲下来,左手淫笑着托住姑娘的臀部,右手一用力将铁棍插入姑娘的阴道,并深深的插进去。
  “啊——”姑娘的头猛的向后仰起,双手痛苦的抓握着。
  “说不说”晴原将铁棍狠狠捅姑娘的阴道,一尺多长的铁棍捅入姑娘的阴道。
  “哎呀——妈妈呀——哎呀——痛死了——啊——”
  “说不说,不然痛死你”
  一尺半多的铁棍捅入了姑娘的阴道,看样子铁棍捅进了姑娘的子宫,姑娘的惨叫已不似人声,二尺多长的铁棍整根捅入姑娘的阴道,大量的鲜血从姑娘的阴道内流出,姑娘昏死了。
  整整一个下午的拷问没有得到任何东西令晴原有点恼怒,吃过晚饭晴原再次提审了杨玉萍。
  杨玉萍被两名日军挟着拖到刑室,下午的酷刑使她的双脚不能走路了。昏暗的灯光下,杨玉萍一丝不挂历的肉体被呈“大”形扣在墙上。
  晴原托起姑娘的下巴道:“杨小姐说出来吧,只要说出来我马上放了你。”
  “呸”野兽——休想。
  “杨小姐,下面的刑罚非常历害,你撑不过去的,何必受尽酷刑才说呢。”
  “畜生,你不得好死,我们的人会为我报仇的。”
  “他们什么会知道你在这儿享受快乐呢,他们在外面游山玩水你却要在这刑室内受尽各种折磨直到死去又有谁会记得你呢?我劝你还是说了吧!”
  “我不会告诉你,畜生。”杨玉萍偏过头去。
  给我用烙刑。晴原狠狠叫道。
  两名打手抬出一盆碳火盆上面放着几把烙铁。
  晴原取出一枚烧红的烙铁狞笑着来到刑架前,在杨玉萍眼前晃晃。
  杨玉萍感到脸上一片火热。
  晴原向烙铁吹口气道“杨小姐说吧。”
  “不——”杨萍偏过头去。
  (四)
  晴原狞笑着猛的将烙铁按在姑娘的左腋下。
  “哎呀——”姑娘惨叫着,玉体不住的抖动,一股焦臭味弥漫了开来。
  晴原见姑娘不说,命令打手抬来一张拱形铁刑椅,将姑娘一丝不挂的裸体双手反捆椅子背后,然后将姑娘的双腿分开捆在两侧椅脚上,姑娘整个人呈一个拱形的“Y ”形,生殖器官纤豪毕现的呈现出来,晴原淫笑着蹲在姑娘被分开的玉腿前,用手拨开姑娘的两片红肿的阴唇,只见姑娘红肿的阴唇皱壁内满是细小的血块及白色的精液,晴原狞笑着从刑具中取出一个铁扩阴器,淫笑着塞进姑娘的阴道,然后慢慢拧紧螺丝,扩阴器渐渐打开。
  姑娘的阴道被撑开呈一个小碗口样的肉洞,那夹着血块及精液的阴道皱壁清晰可见,深部微微蠕动的是姑娘那深受酷刑的子宫口,杨玉萍双目无神的仰望着刑室的顶部,她感到下身有些胀痛。
  晴原看着姑娘的下身,狞笑一声从刑具中拿起一根细长的的铁棒,铁棒的前端是一个湾,似一个小型鱼钩。
  晴原将铁棍在姑娘眼前晃了晃道:“姑娘,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吗,我再问你一次,你招不招,不然这东西能把你的魂都钩出来。”
  杨玉萍看着晴原嘴脸,轻轻摇摇头,偏过头去。
  “这么说你又是不招了。”晴原淫笑着将铁枝探入姑娘被撑开的阴道内。
  “啊——”姑娘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她的双腿竭力想拼在一起,玉腿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着。
  晴原用铁钩钩住姑娘姑娘粉红色的子宫口用力向外一拉,姑娘那子宫被钩出来半截。
  晴原示意一名打手拉住铁钩,然后两手楔入姑 上一篇:【迷昏后的肆虐】 下一篇:【游戏里泡来的美女老婆 】(1